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经济解释》的意外回响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信任 阅读:306 标签:成本  解释  经济  架构  理论  现象  
----街头巷尾的好处,是现象变化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在动笔写《经济解释》之前,我已经考虑清楚了,要写一本概括性的经济学的书,而如果不能胜于前人就不应该写。另一方面,我很明白,我没有资格写一本胜于前人的经济巨著:史密斯、李嘉图、米尔、马歇尔等大师的巨著,虽然容易找到不同意的地方,我五体投地,不敢言胜。但我想,我可以在某方面胜于前人。 ----这就决定我自己要划定的概括范围,不能太
----街头巷尾的好处,是现象变化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在动笔写《经济解释》之前,我已经考虑清楚了,要写一本概括性的经济学的书,而如果不能胜于前人就不应该写。另一方面,我很明白,我没有资格写一本胜于前人的经济巨著:史密斯、李嘉图、米尔、马歇尔等大师的巨著,虽然容易找到不同意的地方,我五体投地,不敢言胜。但我想,我可以在某方面胜于前人。

----这就决定我自己要划定的概括范围,不能太窄,也不能太广。如下三点是动笔前决定了的:其一,集中于解释现象。任何对解释现象可以不用的工具都撇开了,而福利经济更是不谈。其二,对现象的概括。我没有弗里德曼等人对货币及有关现象的操纵,也没有史德拉等人对工商业资料的操纵。我的专长是街头巷尾的现象。在这方面我下了30多年的功夫,知道的比他们多。而街头巷尾的好处,是现象变化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微不足道的现象的证实成本低,可以以小见大,而又因为小现象、小观察多得很,印证理论或假说可以容易地来去纵横。其三,经过数十年对经济理论的勤修,我认为,有解释用场的理论要尽量简化,于是简化了数十年。《经济解释》动笔前,我简化后剩下来的只有一招:需求定律。是的,只有一条向右下倾斜的需求曲线。

----1998年,我说经济理论只有三招:需求定律、局限下争取极大化和成本是最高代价。1999年,我说成本就是局限,所以第三招可以省去。2000年,我认为所有局限都可以看作一种价,所以第二招也可以省去。只有需求定律不可或缺,虽然为了便于分析,我以两招下笔。

----下笔前我反复推敲经济理论的全部要点。经过30多年的日思夜想,哪些理念可弃,哪些要留,胸有成竹,自觉可以用作解释行为的理论,大致融会贯通。

----困难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生产成本的规律与分析。

----传统的长、短线的供应曲线技术漂亮,但言不成理,而产出函数可用于数字资料的处理,但对解释行为派不上用场。老师艾智仁50年前就认为传统的生产成本分析有问题,但他的建议却画不出一条成本曲线来。最大的麻烦还是高斯与德姆塞茨等关心的自然专利的问题。这问题到了我的手上,增加了严重性。产量增加而平均成本不断下降的情况,会出现垄断,不会有竞争。然而,街头巷尾所见,或工厂的考查,都显示着产量增加,平均成本不断下降,但竞争激烈。这些证据不仅暗示着传统的成本曲线一无是处,而更重要的是传统的竞争与垄断的分析要从头做起。

----我为生产成本的规律与处理,食不知味数月。后来得到一家印刷商提供了精确的成本数据,跟着自己修改了早被遗弃了的上头成本,以租值的理念重新阐释。这些加起来使我得到满意的生产成本的规律,顺理成章,市场的垄断与竞争的分析就有了一个新面貌。

----是的,书分三卷的《经济解释》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主要是:第一,为了简化与专于解释,我清除了不少理论废物;第二,多年来得到师友的启发,知道传统理论的弱点,大事修改。搞通了生产成本之后,余下的自己有信心,所以三卷写来前后一贯。

----外国及香港的经济学者的评价会怎样要好些年后才知道,因为我所说的与他们熟知的是两回事,虽然我认为自己的分析只是传统加上修改、变化、重新组合。我今天重视的首要是内地读者的回响。春江水暖鸭先知,内地的读者读译本,大都是历来的经典之作,成见较少,而他们又肯投资时间去读我的《经济解释》。

----只过了四个月,内地有两个一般性的回响,都很意外。其一是他们认为《经济解释》在理论上有完整的架构。说是意外,因为下笔时从来没有想过架构这个问题。我只是拿着几个重点下笔,但求前后贯通,没有矛盾。史密斯的巨著是有架构的,非常好。李嘉图也有,但太复杂。米尔的架构不明确。马歇尔的架构最清楚,同不同意也是我的典范。

----马歇尔之后,分类专著的作品盛行,不是不够概括而不论架构,就是环绕着马氏的而多加数学方程式,尤其是把一般均衡的模式加进去。马歇尔划定下来的架构不容易被取代。如果说《经济解释》有完整架构,那也是从马歇尔演变出来的。有三点不同:第一,架构的骨干比较简单。废除了马氏的长、短线,而均衡与不均衡用上新的阐释;第二,理念拿得比较准。马氏的成本与租值理念是拿不准的,而“量”的理解也不够深入;第三,局限条件大幅增加。产权与交易费用等局限马氏是没有处理的。我认为这些是改进,但没有马氏的架构就不可能有《经济解释》。

----第二个意外的回响,是内地的读者认为《经济解释》提供了一个新的范式(paradigm)。如果我这套书真的有新范式的话,那就是来自高斯、艾智仁、德姆塞茨、史德拉、弗里德曼、赫什利弗(Hirshleifer)等人的启发了。

----这范式其实很简单,只有两点:第一,把所有复杂理论简化为一条需求定律,然后以自己所能把这定律的含义与变化推到极致;第二,大量加进产权与交易费用等局限条件,试行有系统地处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