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话说写专栏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kxkum 阅读:291 标签:专栏  写作  作家  一个  所以  文章  
“好玩得要命”,相信是大多数专栏作家都有的感受. 专栏的字数,通常是三、五百到一、二千字,对于舞文弄墨惯了的人,确是象玩似的。在我隔壁开“门外谈食”专栏的本报同事郭震说了,写这些玩意主要是自娱自乐,能娱人当然更好。他一张大嘴吃遍祖国大江南北,然后抄起生花妙笔,乘着些微醉意、三分痞气七分才气,写就一篇篇添油加醋的香喷喷之作。其实我跟他

   “好玩得要命”,相信是大多数专栏作家都有的感受.                         

    专栏的字数,通常是三、五百到一、二千字,对于舞文弄墨惯了的人,确是象玩似的。在我隔壁开“门外谈食”专栏的本报同事郭震说了,写这些玩意主要是自娱自乐,能娱人当然更好。他一张大嘴吃遍祖国大江南北,然后抄起生花妙笔,乘着些微醉意、三分痞气七分才气,写就一篇篇添油加醋的香喷喷之作。其实我跟他吃过笔下所提及的鸡鹅鸭和猪头肉, 哪有这么出神入化的好味道?但也许我等俗人不懂,这叫“艺术升华.”      

    最近有很多读者投诉另一美食家沈宏菲,怀疑他的“写食主义”不是现实主义作品,而是自编自演的味觉色诱,看了只能味觉意淫,你道沈怎么解释?要真淫,诚意推荐大家去买蔡澜的书。

    我们现在生活在媒体过剩的时代,报纸越印越厚,人家美国人出星期天版已经不是论张数而是论公斤了。编辑在用大量专栏去充填的同时,写专栏与读专栏就变成了生活时尚之一种,王朔开了个专栏叫“狗眼看世界”,沈宏非叫“废话点心”,极尽个性张扬之能事,玩弄文字成为可能。

    但写专栏又是“很跟自己过不去的活”,点灯熬蜡、绞尽脑汁是常事,要是编辑来电话催稿时你还在写,更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

    现在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梁启超在19世纪末担任《时务报》主编时写专栏有这样的记载:“六月酷暑,洋蜡皆化为流质,独居一小楼上,挥汗执笔,日不遑食”。

    “红袖添香夜读书”把古代的文人骚客说得很浪漫。这情形到了现代还有。香港的“才女俏佳人”林燕妮,喜欢枕着粉红色的枕头,就着粉红色的稿纸,还要喷香水于稿纸之上。她说“写作都在深夜进行,温馨的香水会给我营造一个很好的氛围”。文章的标题都给人无限绮想,《懒洋洋的下午》、《粉红色的枕头》。金庸说她是“用香水写作”的女作家。

    但多数人没有林美人写意,过着锦衣美食、香车宝马的生活。英国作家SAMUEL JOHNSON早年穷困潦倒,没钱生火取暖,天寒地冻,唯有躲在被窝里,在被子上剪两个洞让两只手伸出去写作。伏尔泰(VOLTAIRE)下午写作要喝25杯咖啡,一天则喝50杯,他还喜欢将茶混合咖啡,结果患了慢性消化不良,后来他成了喜欢灌肠的奇人,走到哪总带着灌肠的器具。雨果(VICTOR HUGO)所有的书都是站着写的,他的理论是“如果坐着写的话,血液会下降到臀部,而事实上血液应停留在头部,所以多数人都是用臀部写作。” 文章往往是逼出来的,所以雨果不仅站着写而且光着屁股写。他常常命令仆人把所有的衣服藏起来,使他无法走到外面偷懒,唯有全神贯注笔下。

    大陆美女专栏作家赵赵,以“写在大床上”著称。那是一张2.6X3米的超级单人床。她还在“宜家”家私店买了床上专用餐桌。贴在墙上的是密密麻麻的表格——左边是各媒体的名单,右边是截稿时间,就象一张催命符。写专栏看似好玩,实则要命,比上班需要更高层次的约束。赖在床上的日子是艰苦卓越的,她没有一天停止过写作,少则六七百字,多则万字,有一回七天写了10万字的书。

    沈宏非说他理想中的写作瓷态,既非正襟危坐,亦非四仰八叉躺着,而是半躺半坐,也就是贾宝玉所说的那种“歪着”。

    说到写专栏不能不提香港的报纸,因为这是其最大特色。全港约40份中文报章,据称每天专栏的文字总量就是半部红楼梦。有的大报辟上百个专栏,旌旗林立,犹如小农经济的自耕地,阡陌成行,蔚为奇观。不少专栏作家都是“跨栏运动员”,在五、六家报刊同时辟有“自留地”。

    在香港写专栏能够养家活口的人不多,但作为家用帮补却是不错的选择。有人自嘲是“写稿佬”,也就是李碧华常说的“为稻粱谋”,与油麻地庙街小贩划地为牢摆地摊的“睇相佬”(风水先生)并无二致。

    报刊与专栏作家的关系,既是唇齿相依,亦是店大欺客、客大欺店的关系。报老板看你的文章“收视率”不高,就会叫你“下课”。你如果写得万众引颈期盼,读者的心情如同罗密欧等在朱丽叶窗下,你就可以得陇望蜀,踩到别人地盘。而各报刊老板那时候会称你是大佬,增加银两。你还可以耍耍大牌,择肥而噬。

    在资本主义社会,文字绝对是买钱的商品。人说“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但专栏老手可不,你要多少字就给你多少字,不拖不欠,如张屠夫切猪肉,下刀一个准。作者的身价也大不一样,一般人是百元千字,不是一般人百字千元。我一个旧同事现在给某周刊写稿,每个字两元,每个月摇摇笔杆写两篇3000字文,收入已过万了,还不报税。香港大学经济学教授张五常的专栏最值钱了,一个字5块钱,标点符号一个也不能少,你就点吧。

    天下的专栏高手都象五柳先生所说的“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这种读书也是好玩但要命的事情。凤凰卫视的阮次山眼睛近视达1000度,但每天都花7小时看15份报纸和别的书刊。所以他平生最得意的事,就是以平民身份,以文为媒,与全球名人政要打交道:“1992年与江泽民会面,我没有任何头衔,就是一个专栏作家。江主席经常看我的文章,所以愿意接受我的采访,长谈4个小时”。

    记得川端康成的大学同学、日本著名专栏作家大宅壮一说过”书不是读的,而是查的”,他死时书房留下的杂志就有一万种共58万册,而且多是图书馆不入藏的书刊。

    我个人认为,写专栏不得不“偷师”的有三人:金庸以历史人文睿智,把时评写得海峡两岸领导人都邀他为座上宾,一派大师风范;《信报》老板林行止,被海外知识精英视为“香江第一健笔”,“当今中文世界最成功地将知识和意识形态商品化的文化人”。他的上班时间是另类的“朝9晚5”:从早上9点直到凌晨5点,所以才有浩浩68册作品集的问世;董桥被很多学者誉为“中国文人的最后世家,欧陆绅士的东方缩影”。文字功夫非常深厚,他常常给自己的笔进补,认为锻字炼句是对读者的礼貌。我看了董桥的几本集子,觉得其文采既象欧州仲夏的田野那么丰沃,又有中国江南水乡的雅致飘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