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长篇图文访谈:陈剑锋锦衣夜行(附网友问答)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jason 阅读:374 标签:一个  互联网  现在  搜狐  时候  发展  
两年前,我做了一个关于搭档的专题策划,搜索并分析搭档创业和个人创业的异同。从乔布斯和沃兹尼克到马克思和恩格斯,40多对合伙创业的故事使我得出个人力量很小这一体会。两年来,我继续印证,转向隐性搭档(因媒体披露不充分而鲜为人知)。当张朝阳光芒照耀,你一定相信别的星星暗淡无光。而我仍然相信,明亮的天空有无数明亮的星。陈剑锋、何劲梅、苏米扬都是其中一颗。 一位歌手可以单凭歌喉独特(忽略幕后)而走红,

 

两年前,我做了一个关于搭档的专题策划,搜索并分析搭档创业和个人创业的异同。从乔布斯和沃兹尼克到马克思和恩格斯,40多对合伙创业的故事使我得出个人力量很小这一体会。两年来,我继续印证,转向隐性搭档(因媒体披露不充分而鲜为人知)。当张朝阳光芒照耀,你一定相信别的星星暗淡无光。而我仍然相信,明亮的天空有无数明亮的星。陈剑锋、何劲梅、苏米扬都是其中一颗。

一位歌手可以单凭歌喉独特(忽略幕后)而走红,但一位企业家因个人条件红遍全球决不正常。我深信不疑。商业互联网同样如此。

我要找的似乎是幕后的故事,但决不单单是幕后的故事。“幕后”二字无法准确传达我的体验信号,我想把信号发射给历史学家、法律专家、社会传媒学家......和每一个人。作为雇员的陈剑锋们,他们的历史地位如何评判?公众应该怎样认识他们?他们,真正冲到了信息时代的浪尖,带来了社会进步。

一种回归真实、追求平等的使命感使我坚持不懈。互联网,我想探究真正发动你、造就你的人。我不满足那些滚瓜烂熟的故事。我只能确定张朝阳是搜狐壮大的外因,自然有更重要的内因。

今天的陈剑锋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说着职业经理人的话,他称自己当初只是搜狐的加盟者。在今天看来,他当初加盟的行业可不一般,那是一个造就信息时代的行业,是有史以来社会意义商业意义的神话行业。

北京朝外大街保利大厦。

星罗密布的和讯网办公楼里,我们找到了陈剑锋。这位敲定并叫响搜狐名字的人现在掌管着和讯所有的赢利业务,并予之增长。

已经是晚上7点了,陈剑锋上了一天的班,也抽了一天的烟。略显疲惫。

他继续大口吹着烟雾,连同疲惫、叹息、喜悦一同吹向天花板。烟雾下的他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他不断对下属重复温和的命令,包括和讯的公关人员,他们小心旁听了一个小时访谈,惟恐这位五年不上媒体的重量级人物说错话。

陈剑锋把很多事情归结为机缘,包括所有IT人,都因为机缘而高瞻于其他领域的精英人士。他还承认能力,承认自己手中的盆盛不下天上落下的雨。他不遗憾眼前风光,就像不稀罕自己的亿万富翁机会。更重要的是,他承认历史,承认自己的精彩。

多年不打理具体业务了,电子商务、中型网站、搜索引擎等等具体策略他都谈不上来。他接电话都是“一千万的项目”,“你还做”这样的对话。当然,这不能说明他对行业失去判断力,他有自己看好的项目,并认为很快就能实现。

未来就像过去。如果一个人消极,也许并不是因为对未来失去信心,而是精彩已经被他人彻底演绎。锦衣夜行的陈剑锋恰好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打击你,刺碎你梦想的人。


 

007.jpg

009.jpg

 

采访问答:

问:请您先谈谈您经历的互联网十年吧。分哪些发展阶段呢?

答:我觉得互联网经历了几个阶段吧。初创阶段,被人认知的一个阶段,以瀛海威为代表的张树新阶段;第二个时代99年到2000年三大门户为首的狂飙突进、万花齐放的一个阶段,但这是非理性的阶段;2001年到2003年是一个艰苦的、寻求突破的阶段;最后一个阶段是现在,成熟的、理性的健康的年轻的做为行业的一个阶段。

问:您当时是怎样加入搜狐的,这之前已经投身互联网事业了还是在别的行业?

答:我当时是在做媒介,在浙江的一个叫《改革月报》的杂志社,做北京办事处主任。如果不是新华社的一位朋友介绍我认识张朝阳的话,不投身互联网的话,我现在肯定是一名很优秀的记者。

问:听说搜狐这个名字是您起的。

答:这个是需要我进一步谈清的。是我取的,取是有一个阶段和过程的。当时搜索做出来以后要取一个名字,我起了一个名字叫神鼠,鼠标大家都知道,有神奇的鼠标的意思。张朝阳跟我商量,觉得应该起一个跟雅虎比较接近的名字,所以他先起了一个叫SOHOO。顺手又起了一个中文的名字搜乎——搜乎哉不搜也!然后是一个问号,雅虎不是一个感叹号吗?搜乎不好,英文名SOHOO我觉得是可以的。我开始想怎样取一个中国特色的概念,然后想到狐狸的狐。所以才改成搜狐。所以说这件事实际是我和张朝阳共同之作。

问:那现在听到搜狐这个名字是刺耳还是悦耳?

答:我为她感到骄傲的,没有什么刺耳的。虽然企业不是我的,但这个名字里面有我一个字。我没有自己感觉到过不去。

问:您还策划了张朝阳的个人宣传?

答:这个里头是这样的,搜狐推出的整个是我做的,确实是我做的。但后面有一段时间,其中有半年我不在北京。如果说搜狐整个市场品牌塑造来说,我确立了这个品牌,这个是我可以肯定的,任何人面前我都可以这样说的。第二个,搜狐在一个阶段的宣传策略、包装等等这方面起了一个比较大的推动作用,但最后决策都是张朝阳做的。这是当时一个比较真实的情况。

互联网浪潮把我们都冲起来了,这点我跟张朝阳比较接近的。张朝阳有三个重大选择是非常重要的。他回国的时候选择做系统集成还是做互联网的时候选择了做互联网;他在非常正确的时候选择做搜索;他又在非常正确的时候做了门户。这三个阶段我都跟他在一起,都跟他在做共同决策。我知道这三件事做完以后,剩下的事情都顺理成章。

但他能够有今天这样的一个形象,归根结底来说除了三个重大选择再加上他是一个特别适合包装的一个人。当年,他海外学子投身国家;第二个是本身是著名学校毕业的学生;第三他在选择方面有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第四他很好地利用了尼葛洛庞帝的影响就是数字化生存的影响。所以我觉得这东西得客观地看。

问:您刚才说到您当时离开过一段时间,是不是并没有真正从搜狐离职?

答:现在说也没关系。其实我进搜狐的时候是全职工作,但因为挂还是要挂在浙江。这个过程当中,张朝阳不断要求我回来我就回来。离开的时候是以企划部经理的职位离开的,回来以后是总裁执行助理,全面协调各部门工作。

问:您当时做搜狐推广的时候是几个人?

答:最早的时候是就我一个人,98年搜狐推出之前和推出那个阶段就我一个人。

问:是第一个全职员工?

答:不,何劲梅是第一个。她是第一个受聘于张朝阳的员工,但不是搜狐的。其实张朝阳和我干的是同样一件事情,都是办事处主任。

问:那这个搜狐推广过程中还是有何劲梅啊?

答:何劲梅在ISI,没过来。她是很长一段时间分开以后,张朝阳在这边做,何劲梅在干西方那边的那一摊事。

问:我看道关于伊氏女人网报道说搜狐早期的员工还有苏米扬。

答:他比我早,我去的时候是11个人大概是。但公司是按级别分,我是001号员工。后来所以我说我是00几号员工嘛。

问:那苏米扬他们做什么?

答:哦,我们是做几摊业务的。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包装推广搜狐是我一个人。

问:那您在搜狐一共干了多长时间?

答:18个月。

问:有网友说您离开一家网络公司,必定是这家公司不景气的时候。

答:应该说是正在狂飙突进的时候我离开的。我离开搜狐的时候全国品牌已经奠定,形势非常好。我离开搜狐和网易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要因为创业,是有创业冲动。但是我跟张朝阳没有人事上的任何问题,我要离开前的晚上,我们在建国门边上的啤酒馆,晚上他请我喝酒喝到早上四点钟,希望我不要离开。

但离开网易是有原因的。一是我有创业冲动,更主要的还是谁都不服吧。实际上网易为什么只呆了三个月,主要的原因在这里,架构、分工不是很清晰。如果说这个时候外面没有冲动我可能还留下也能留下。冲突还没有到像黎景辉那样非离开不可的地步。

问:那离开电商和伊氏女人呢?

答:电商网和伊氏女人其实是同样的几个投资人,外界都不清楚。电商我在的时候做互联网,我离开的时候已经做系统集成了,所以呆着是浪费。经理层和董事会跟我说,能不能去收拾最困难的伊氏女人,伊氏女人相比较更需要我。那段时间我掉了30斤肉,公司每天走向崩溃,而我还要对同事们说未来多么美好。到伊氏女人,到苏米扬那边我先是做为执行董事的身份存在的,协助收拾烂摊子。但是收拾到后面呢,他们两个(苏米扬、王晟)已经坚决不想呆了。所以,在电商我没有发挥我应该发挥的作用,伊氏两个核心经理又不想做了。所以我作为重要的董事就说行,就接过来。

问:从电商到伊氏到千龙这又是多长时间?

答:从伊氏带队投奔“组织”(千龙),半年吧。整个过程是从99年12月进入电商,2002年4月进入千龙,整个过程2年半是业界变化最大的两年,我是最惨的那样的过程。到了千龙,不是我想去,我们整个队伍要去。先去了10个人左右,又把流落到各个网站的同事都招回去(千龙)。

所以,第一次离开是创业冲动;第二次离开是生存所迫;这一次离开千龙实际是一种回归,真正回到我应该呆的那个环境。

问:我了解到门户网站之间经常相互挖人,穿插流动极其频繁,可以拍成一部关于商业间谍的电影了。您认为今后这个现象会有什么变化?

答:高层的流动可能越来越小,中层会很正常。

问:那如果从新浪到搜狐,搜狐能放心任用吗?

答:那要看在什么位置上。

问:最近两年,互联网泡沫淡去,网络公司普遍实现了赢利。然而社会对互联网的空前关注却再也没有回升,网民的数量也没有飞跃式增长。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答:网民的数量没有飞跃式增长这个说法不对。有27%的增长,符合它的增长规律。就空前的关注来说,好比电灯刚装的时候,哇看你家装电灯了,现在家家装自然没人说了。现在互联网的影响力是在行业应用上产生的影响,比如网上查电话。革命性的东西完了以后就是普及性的。

问:电视、手机是否更有利于互联网普及?会更快更多。

答:其实这是行业应用的问题。很难说。

问:最近两年,互联网最热的两个词是“短信”、“网络游戏”,我个人认为短信的市场将会持续萎缩,因为它比网络游戏多了一个特殊环节——移动和联通。相对国外游戏制造商来说,移动和联通的合作态度更难琢磨,是不是可以说产业环节精简更有利于互联网各条业务的发展?

答:利之所在,肯定趋之若鹜,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是跟我们文化冲突的东西一定会规避,一定会受到监管。我打个极端的例子,十年以后,彩信等应用的情况下,短信还是现在的样子存在它肯定会萎缩。但是跟短信相关的信息传递的东西会大规模发展,是不是叫短信我不知道了。

问:文化冲突是指网络游戏吗?

答:文化冲突可能包含游戏,也可能包含短信彩信当中一些黄色的东西,一定受到限制发展。但所有人总会想出更好的办法实现这样的东西,因为它代表先进的力量,是冲破一切的力量。

问:那么可不可以说互联网各个业务链条越短,机会、市场就越大越快?更好做?

答:链条多少不是问题,而是链条之间的链接是否通畅平滑。有可能工作就需要5个链条,5个链条更准确。这是社会分工的先进社会分工的进步。

问:在IT领域,您最看好哪些技术?更感兴趣的项目是什么?

答:有一个肯定会变成现实,成为未来的很核心的东西。就是把虚拟现实的东西实现。

问:头盔、数据衣?

答:这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还有医生,你上社区,我看到你,你可以量我的体温。这一定会成为现实,我非常确信。

问:这在技术上还很远。

答:技术上其实不远,而是应用成本太高,普及价格太高。CPU传体温这个很简单。以后技术发展一定不会是革命性的,而是普及性的应用性的。

问:您什么时候看好虚拟现实的?

答:从我做互联网的时候,太早了。伊氏女人的时候就有这种东西。

问:我听说网易最初推出的邮件界面就是很人性化的邮局样子。

答:那我不知道。我在网易之前没有。

问:那您的下一个创业计划呢?听说苏米扬和王晟又创办了一家网站。

答:我暂时不会有。现在还没有丝毫这方面的想法,潜心做好这边(和讯)的事情。我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贸然冲动。

问:说到年龄,据说60多岁的王缉志要出来做软件......

答:这个也因人而异吧。期望值是什么满意度才是什么样。有一特别好的一本书叫《时间的摆渡》推荐你看一下。时间是不会倒流的,每一个时刻都在往前流,从一个渡口到另一个渡口。所能做的只有把肌肉练好,能不能到达你看准的渡口你是不知道的。

问:刚才回答论坛提问(http://forum.blogchina.com/65)的时候,您说搜狐新浪中华网等SP被处罚是正常的。

答:我基本观点是这样的,处罚是行业健康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

问:想罚就罚,想罚多少就罚多少?不需要监管协调部门吗?

答:他们移动本身也在想最好能有行业协会来做这件事。他们又是裁判又是运营者,对他们来讲,要求也是过多了一些。

问:如何看卓越网被收购?

答:怎么说呢,这是一个国外企业对于中国电子商务B-C模式的认识和判断吧。他们认为中国未来会好,虽然现在不赚钱,就干了这件事。如果他们(亚玛逊)不看好,他们想做也做不成。从卓越来说也是,要寻求飞跃和发展,必须去做这件事。

问:有个投资人叫王冉,他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应该像养猪一样做,做大以后.......

答:这是因为他是咨询人,所以持这样观点。作为我们这一代人来讲,我们是热爱互联网的,我们不会把她当成养猪。


(感谢王喆 王吉鹏 刘双桂 冉令国 王建勋等人现场支持)

 

019.jpg

 

博客论坛网友问答选摘:

lxceo 写到:

1.为什么张和丁都如此风光或者说成功而您却隐居幕后,是您喜欢幕后的精彩还是有某种因素制约着您不能够真正走向前台?

2.您能在和讯呆多久,从您的经历来看,10年间您换的地方也不少,为什么?

3.您对区域性的门户网站在中国的现状和未来有什么样的评价和预测,她将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热点吗?

4.您对专业的门户网站的发展如何看待?比如专门做体育的,专门做游戏的,专门做评论的等等。

5.互联网的技术创新和应用创新这两者似乎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您怎么看?您认为下一个5年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机遇和创新是技术还是应用?

陈剑锋回帖:

1、本来他们就是企业的创始人,我作为加盟者,他们风光是对的。我风光就不对了。位置本来决定了谁在前台谁在后台的问题。

2、我觉得从整体上来讲,和讯是一个健康的未来发展比较大的企业,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我愿意长期为她服务。当然也要别人愿意,大家满意。

3、个人发展需要。

4、根据整个媒体发展趋势来看的话,地方性门户和行业门户作为市场细分,下一个肯定是,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壮大。会发展成垂直型的门户、地方性门户等类型,它可能不会像综合性门户那样风光全球(比如化工网站就化工人士看),但它的热点可能会出现在各个垂直领域和地域领域。

5、体育网站能不能做成,很重要的是看能不能有千万级的用户。比如我是绍兴人,如果绍兴人全部都是上网的,可能会成立绍兴门户网站。
要看整个用户群体能不能支撑起全面开花的状态。创新不管是在技术领域还是应用领域,都依靠创新来完成它的飞跃。如果下一个爆炸性的增长出现,还是需要创新。


deadcat 写到:

请问和讯的赢利模式是什么?

陈剑锋回帖:

应该说是我们是立足财经,服务于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网络门户。通过提供满足中产阶级的投资理财需求和消费生活需求的服务产品、财经资讯以及社区,来实现自己的赢利。


c2h4cn 写到:

您觉得中国互联网目前最大的发展瓶颈是什么?

有人说互联网的又一次烧钱周期到了,您认为呢?

陈剑锋回帖:

现在来看,中国互联网各方面的发展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成熟的。

错。现在的互联网从业企业每天都在精打细算过日子,所以所有的企业头脑都非常冷静,都知道现金为王。没想清楚的时候绝对不花钱。都是这么一个理念。


小猪麦兜 写到:

您是互联网世界的元老,这是无疑的,但是您为互联网界做了那么多的贡献,而且那么多的知名人士的成名都和您有关密切的关系(如张,丁),您却只甘愿做幕后,您就没有想要走出来让互联网界的所人都知道您,这一网络元老么?

早些年您很活跃,为互联网也做了很多的贡献,为什么现在您没有当年那股子劲了呢?您是在抱怨没有被承认么?还是您现在不想再发展互联网,想往其实方向发展了呢?

陈剑锋回帖:

我那股劲还在啊!只不过就是没在媒体上露面了。我99年的时候大报小报都上啊。


cocodebanban 写到:

这些年来您一直都在频频的换地方,你觉得这样对您有好处么?

您抚起的网络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络中的巨头,可是您却在雪藏。你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个样子的? 


陈剑锋回帖:

没好处。

功夫不到家吧。


l52999 写到:

您从事这么久的电商网,您认为现在的网络安全是否还值得我们去从事网络交易,那我们又评什么去相信这是安全的呢?

陈剑锋回帖:

总体来讲还是比较安全的,现在的银行系统本来经过这几年来,从99年来经过多年的发展,总体上来讲还是比较安全的。


贼小子 写到:

陈剑峰先生你好,您可以谈谈您是如何创业的吗?

您觉得的中国互联网怎样做才能发展的更好,更快?

陈剑锋回帖:

应该说当时是在有冲动有激情的情况下投身于新兴的互联网产业。但是,当时是凭激情,并不是凭能力。学到很多东西,也确实丢掉了很多机会。


胖岩 写到:

陈剑峰先生你好,您参与了创办电商网。之后又创办了伊氏女人网。您可以说说您参与创办这些网站的经验和心得吗?

陈剑锋回帖:

首先我现在假如要创业要做一件事的话,除了激情以外,还要问自己几个问题:能力具备了吗?资金有了吗?在艰苦的环境下支撑多久。如果没问清楚,年轻的时候可能犯错误。


duole 写到:

我是96年开始触网,97年从事互联网行业。一直在做区域行业网站,前后创办了三个网站,我的第三个网站(房产类,一个月5000-10000广告收入)现在也面临着倒闭的威胁(收入不够付出,现在没有资金再投入)。我想请你对区域行业网站的发展以及网站融资技巧等谈谈看法。

陈剑锋回帖:

如果你在省级城市,建议你在坚持看看,房地产在区域上是有机会的。如果是县级就关了吧。


raymondyao 写到:

很高兴能够在这里与互联网上的高人交流,陈剑峰先生您好,请问:
1、您觉得互联网的下一个热点是即时通信吗?在腾讯QQ已经占了70%的市场份额情况下,新浪网、网易纷纷推出各自的即时通信,请问即时通信要如何运营才能抢占到一定市场份额? 

陈剑锋回帖:

即时通信现在事实上已经是一个热点。如果要抢占更多份额的话,不能只停留在通信功能上,可能会需要提供更多的其他的互联网其他应用和服务产品。


落叶飘零 写到:

经历了那么多 你现在的心态是怎样的?这种心态是否还能帮你达到人生的无数颠峰?

陈剑锋回帖:

我心依旧。

希望是吧。


飞扬的易风 写到:

我现在也在运营一个专业的管理类网站,做得还不错,但是限于人力资源和资本资源的限制,在运营和发展过感觉难有大作为,你有什么建议?

陈剑锋回帖:

这类的网站一般都上依靠其他的产品作为一个支撑可能把网站作为一个营销的窗口,可能更好一些。


震关东 写到:

老陈你好!

你现在是否对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厌倦了呢?有没有想过去寻找另一个突破口? 

陈剑锋回帖:

我正在突破口上,没有厌倦。


lujun1234 写到:

小陈,您好!

请问您结婚了吗?您对现在的网络精英王老五有什么看法?

陈剑锋回帖:

我早结婚了。回头给你看我孩子照片。


Tengfly 写到:

请问陈先生:手机;网站;软件...这三个获取行情数据的途径中,哪一个最受客户欢迎?

陈剑锋回帖:

都受欢迎吧,在不同的场合需要不同的方式。


索而其已 写到:

200多年前,康德面对大量出现的知识,看到了知识对人类的异化趋向,为了维护人类的尊严,写出了《纯粹理性批判》。当今,我们看到互联网上,存在许多与人类道得通识不符的东西,原来受约束的东西,视无忌惮地展现,让人类的尊严蒙受羞辱。请问,解决此类问题有何良策?

陈剑锋回帖:

互联网就是一个社会,社会存在的问题就可能在网上存在。谁能解决社会的问题,就能解决网上的问题。唯一我们需要做的事是,正确看待这些问题。
 

索而其已 写到:

在全球化的趋势中,互联网增强了信息沟通(导致结构),同时也提供了个性伸张的空间(导致解构)。互联网同时具备分与合的力量,如何认识互联网对全球化的利弊和影响?

陈剑锋回帖:

曾经有人说过互联网打破了某种界限。但原有的文化、语言是屏障。互联网是有改变,但没有根本改变全球化当中的核心问题。

 

预告:互联网幕后传奇人物陈剑锋8月25日作客博客,请留问题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41537.html

博客论坛 首页 -> 互联网业

陈剑锋8月25日访谈照片(14幅) (33 字节)

[1]倪光南
从AVS谈中国标准
[2]王缉志
脚踏中关村50年
[3]吴 思
心里装着问题读书
[4]王俊秀
电信没准儿变银行
[5]姜奇平
互联网没一处是完善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