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霸权主义是人类公敌――写在美英发动野蛮袭击的时刻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ewt 阅读:196 标签:美国  国家  自由  全世界  世界  人民  
   霸权主义是人类公敌――写在美英邪恶轴心国对伊拉克发动野蛮袭击的时刻 ● 李寒秋 美英邪恶轴心国酝酿已久的对伊拉克的战争终于如愿以偿地打响了。为了稀缺的石油,为了普遍的人权,为了永恒的国家利益,新老盎格鲁?萨克逊帝国统治集团机诈千变,丑态百出,黔驴技穷之后继之以狗急跳墙。它们终于悍然抛开联合国、国际法以及自由主义的“程序性正义”等一切假面具与遮羞布,对主权国家伊

       霸权主义是人类公敌――写在美英邪恶轴心国对伊拉克发动野蛮袭击的时刻
    ● 李寒秋
    

    美英邪恶轴心国酝酿已久的对伊拉克的战争终于如愿以偿地打响了。为了稀缺的石油,为了普遍的人权,为了永恒的国家利益,新老盎格鲁?萨克逊帝国统治集团机诈千变,丑态百出,黔驴技穷之后继之以狗急跳墙。它们终于悍然抛开联合国、国际法以及自由主义的“程序性正义”等一切假面具与遮羞布,对主权国家伊拉克发动了不折不扣的侵略战争。当然,情人眼里出西施,怎么看怎么顺眼。在某些天真善良和假装天真善良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们看来,美英帝国主义的所作所为代表了自由主义势力的伟大、光荣、正确和战无不胜。因此,凡是美国赞成的我们都要坚决赞成,凡是美国反对的我们都要坚决反对。
    
    美国这个“自由主义”的世界宪兵一贯以人权、法制和人道主义价值观对伊拉克现政权进行戈培尔式的妖魔化宣传。而事实真相却是:美国的霸权主义行为正在给全世界首先是伊拉克人民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和经济灾难。作为一个在经济权力结构中处于最高位置的国家,美国财富寡头统治集团通过操纵美国国家机器,威逼利诱全世界各国底层阶级人民,利用一切合法与不合法的手段吸纳了全世界最大份额的财富,极大地损害了包括其他弱势国家在内的一切弱势群体的合法利益。美国统治集团一贯大规模地“对各国政府、公众和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或威胁,以达到某种特定目的的政治手段。”因此,与美国宣传机构极力塑造的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追求自由、主持正义和保卫人权的假象相反,美国无时无刻不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破坏弱势群体的最基本的人权与自由――生存的权利、发展的权利和不受侵略和干涉的权利。
    
    一个不到三亿人的国家,消耗了全世界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能源和产成品,排放了一半以上的污染物,能说明这个国家是自我克制与慷慨仁慈的吗?一个国家的军费超过了全世界其他各国军费之和,这难道可以说明这个国家是爱好和平的国家吗?一个国家可以按照本国的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而任意发动战争,来对付它所不喜欢的任何国家。它所发动的一次制裁或者战争就可以造成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人的伤亡以及民族国家的经济崩溃,这样的破坏远远超过了任何一次恐怖主义的袭击。这难道说明这个国家是 “有限的”和“非恐怖的”吗?这一切都只能说明这个国家所掌握的权力是“无限的”甚至是“超限的”,其国家恐怖活动是无法制约的。www.yypl.net)
    
    美国的霸权是政治霸权、经济霸权、文化霸权与科技霸权集于一身的综合性和全能性的霸权。与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地区性和有限性的霸权国家相比,它最为可怕。因为它所掌握的权力是最全面的,统治手段是最完备的,影响力是全球性的,它作恶和搞破坏的能力是无限的。只有这样的国家才能够对全世界各国的政治自由和全人类的集体人权造成最大限度的破坏和损害。美国就是这个世界的不折不扣的独裁者,美国之于全世界,就如同萨达姆之于伊拉克一样。美国动辄声称自己的行动代表了国际社会的意志,而问题就在于,什么时候国际社会给予了美国任意破坏国际法以及针对他国非法使用武力的权利?即便在美国的威逼利诱和歪曲滥用下有过或者将有这样的授权,那么根据恶法非法的原则,任何机构作出的触犯主权国家独立平等原则的授权也是根本无效的。
    
    某些人以美国国内的宪政民主制度为美国在全世界的霸权作辩护,痴心妄想以国际霸权来反对国内强权。事实上,霸权国家的本身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国家,并不能说明这种霸权的性质,与它在国外的所作所为无关,更不能改变霸权主义行为下倍受压迫的全世界各民族和各国人民的处境。国家按其一般性质来说就是人性恶的集中表现但同时也是对人性恶的限制,唯有最强大的国家既是最大的恶,同时对人性恶毫无节制的恶意利用。因为即便是专制国家行使国家权力的时候,在国内多少将受到本国内部传统同和政治架构的限制。而不管是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在本国以外的范围行使国家权力的时候,脱离了国内政治的密切的利害关系的约束,常常会表现出无恶不作的倾向。在人类的历史纪录与行为模式中,民主国家的表现未必会比专制国家的表现更好。
    
    美国对伊拉克实施的长期制裁以及其他国家曾经领教过的美国形形色色的长期制裁,实质上就是把那些国家的人民集体当作人质来对待。这种阴险恶毒的政策跟恐怖分子挟制人质,向非军事目标发动攻击的行为有什么区别?更何况美国是长期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普通民众置于最危险和最痛苦的境地?这种以高调的自由民主的理想对他国民众进行诱惑,以刻意造成的水深火热的生存状态,强制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去反对任何触犯美国国家利益的全副武装的政权的行动,实质上就是“有组织地使用恐怖,特别是作为一种强制手段”的恐怖主义! www.yypl.net)
    
    美国的宣传机构一贯宣称某些国家是非自由非民主非宪政的国家,人民没有对国家领导人自由选择和更换的权利,因此在各种场合对那些国家进行压制、围攻与封锁。但是为什么要让那些普通民众承担美国因某些国家领导人的所作所为施加的压力和制裁所带来的痛苦责任?难道因为伊拉克人民无权自由选择和更换本国的领导人,美国就可以让伊拉克人民在遭受长期封锁与制裁下一百七十万人非正常死亡的巨大灾难吗?只有民主国家的人民才能够对自身的政治选择承担政治责任,美国这样厚待伊拉克人民,难道说明了伊拉克与美国实质上是一个同样性质的国家?因此也受到了在“9?11事件”中美国人民所遭受一样的灾难?因此可以得出结论,美国的所作所为就完全是表里不一和言行分裂的流氓无赖行径!
    
    霸权国家的国家恐怖行动才是真正“无限的”,国家的名义不能为国家所推行的恐怖主义的行动解脱罪责。霸权主义才是真正与彻底的恐怖主义!实质上,形形色色的包括恐怖主义在内的极端主义就是伴随着霸权主义的诞生而诞生的,与霸权主义如影随形。霸权主义的存在及其推行的野蛮压迫和残酷剥削的政策为包括恐怖主义在内的一切极端主义的滋生和发展准备了所有必要的条件;另一方面,霸权主义为追求自身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也需要和利用恐怖主义,明里暗里给予支持,养寇自用,击而不杀。只有当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矛头对准了霸权主义自身时,霸权主义国家才会出来抑制一下恐怖主义。根据人性、利害关系与行为模式以及借鉴历史经验完全可以这样说――只要霸权主义存在,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就不会灭绝;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是一对孪生子。霸权主义越膨胀,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就会越猖獗。由此看来,在打击一切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的斗争中,决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以霸反恐甚至抑恐扬霸。只有等到国家消亡,人类大同的那一天,才能真正消灭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www.yypl.net)
    
    霸权国家改造世界的雄心与热情不能改变霸权这个事实。何况美国作为现行世界的霸主,拥有最大的财富,拥有最先进的技术,拥有最广泛的宣传手段,因此它作恶的能力是最大的,不管它主观上有改造世界的愿望,它在客观上有能力给这个世界造成最大的祸害!人性本恶,因此人要不为恶,就必须有所“限”――道德的自律与制度的他律。国家也是必要的罪恶,国家要不为恶,更加必须有所“限”――自觉遵守国际法以及依靠其他国家的制衡。根据自由主义的一般原理,自由性质的政治格局不考虑拥有权力者的动机,而只考虑权力者本身的实力以及行动的可能性。美国开国元勋和民主之父杰斐逊说过,“专制建立在对权力的信任的基础上,而自由建立在对权力的怀疑的基础上。”因此,全世界各国人民决不能相信美国的自我圣化的宣传,必须坚决对其展开斗争。
    
    美国是当代世界的霸主,而且看不到任何这个霸主自愿退休的前景。因此积极反对美国的霸权是当今世界各国争取政治自由的首要任务。只有建立在各民族国家的的独立和大国势力均衡基础上的世界格局才是符合自由主义原理的,这是个人自由与公民自治的原则在国际范围内的放大与再现。美国依仗天下无敌的军事与经济实力在全世界范围内草菅人命,杀人利己,这样的野蛮行为不管是任何国际机构以任何程序和法律加以许可和授权都是不能接受的。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用一句中国先哲的简单表述就可以概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美国战争红利集团严重违反这个的黄金道德律。他们不顾任何国际准则,追求本集团利润的最大化,以双重甚至多重标准,在密室中针对一切国家进行令人神秘莫测的谋划。这正是恐怖主义分子和恐怖主义集团的典型特征!
    
    美国动辄以捍卫普遍的自由、正义与人权为幌子对其他不在美国淫威驯服下的国家加以封锁和制裁,实质上是以他国人民作为集体人质,胁迫他们参与美国主导的反对本国具有反美倾向的民族国家政府的行动。至于这些人质的安危存亡,美国既不必承担任何责任,也不必付出任何代价。这种寡廉鲜耻与精明伪善的行为完全是借刀杀人与杀人利己。这种既经济又高效,并且经过了合法性与必然性伪装的针对敌对国家的政治经济破坏政策的国家恐怖主义比那些小打小闹的恐怖主义袭击更为可憎可怖。www.yypl.net)
    
    那些伪自由主义兼伪人道主义者看来,在战争中被屠杀的千百万人都属于死得其所,死而无怨,一点也不恐怖;而在恐怖袭击事件中,死了一个人就呼天抢地,如丧考妣。这种丑恶表演令人可笑可厌。在那些一夜美国人以及一夜美国兵看来,政府之间的大战,与人道主义的原则无关。政府之间的战争只有胜负,没有公理。可是那些恐怖袭击中,除了受害者的痛苦,压迫者的罪恶全部都一笔勾销了。实质上,杀人以梃与杀人以刃有什么区别?以政府的名义发动战争以及把人逼到求死不得,求生不能的境地中与恐怖袭击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难道前者在那些伪人道主义者的眼里就是“有规则的”,“有限的”杀人吗?在那些为自由主义者看来,任何国家权力只要经过了所谓自由主义的程序,得到了人民与公意虚拟性的授权,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典型的强词夺理!即便是号称自由民主国家的美国,它的国家意志绝不能等同自由与正义。自由所指的应该是也只能是一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各种权力之间互相制约与平衡。而不能特指某种权力,哪怕它是用自由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
    
    以暴力来推行自由制度,“强制他人获得自由”,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成功的例子。“把巴士底狱片片拆碎,也不能使囚徒变为自由人。”把伊拉克炸成废墟,清洗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政权,也不能使伊拉克变为一个自由国家。不管伊拉克现政权在国内有多少错误,但是即便它们一无是处,它们所犯下的作恶是有限的,是严格局限在一个国家的范围内,而不可能把这种罪恶普及到全世界。争取伊拉克的民主自由,这是伊拉克人民自己的权利和责任。萨达姆总统的去留,完全是伊拉克的内政。而美国无权以解放者自居,越俎代庖,去剥夺伊拉克人民的天然权利。何况美国根本就没有这个政治伦理资格,也不配谈什么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在美国独立后不久,就正值世界上第一个大规模向外传播人权、自由与民主的国家法国与以英国为首的全欧洲反动势力殊死作战的时候。美国却对它的革命战友和救命恩人法国袖手旁观,当起了奉行“孤立主义”和“门罗主义”的缩头乌龟。抚今追昔,忆苦思甜,真是天大的笑话!www.yypl.net)
    
    美国宣称要在全世界普及和推广民主制度,如果美国真有这样的决心、意志和能力,那么它就能够对全世界造成最大限度的伤害。为大善者方能为大恶,善恶只在一念之间。因此全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就应该对美国抱有最大限度的警惕。如果美国并没有这样的决心、意志和能力,那么它就属于那种不可饶恕的伪君子帝国,用谎言和暴力统治全世界,它的霸权更加应该被彻底推翻。而且既然美国宣传自己有那样的强大和那样的正直无私,那么人们有权按照春秋责备贤者的先例,对美国进行最严厉的指责!事实上,伊斯兰极端分子、形形色色的恐怖分子、萨达姆政权以及全世界范围内很多专制国家都是美国一手扶植以及受到大力援助和保护,甚至当年伊拉克侵略科威特,首先也是得到美国默许的。那么美国统治集团与宣传机构该如何解释美国的所作所为?
    
    如果美国声称本国的一切邪恶行为――单边主义霸权,全世界各地驻军与任意干涉他国内政等等――都是为了全人类大同和自由的终极理想,那么它的行为就属于“不择手段的正义”,是伪装成自由主义的恐怖主义。如果美国的一切所作所为根本不是为了哪些终极理想与美好远景而奋斗,而仅仅是为了本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那么美国的行为就是“不择手段的邪恶”,是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无恶不作而谓之“求善”,则假恶丑之尤也。www.yypl.net)
    
    国际社会实质上是一个赤裸裸的以强凌弱,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某些国人反对中国采取消解美国霸权的外交政策,因为他们认为由美国这个世界警察来维持秩序是不可避免的结果,与世界大乱相比较,是两害取其轻。但是,如果这个警察是受到严密的制约与监督的,可以随时撤换的,那么这也说得过去。但是,如果这个警察以私害公,谋取私利,草菅人命,那么就应该称之为黑社会头子。而这就是一切霸权国家的行为模式和本质。
    
    反抗不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这是每一个民族国家不可剥夺的神圣权利。全世界人民有权拒绝目前美国主导的这种黑社会性质的国际秩序,只有国际法、联合国宪章以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才是坚持正义与和平的国际秩序的底线。要捍卫全世界各国的主权独立、政治自由与全面正常发展的前途,就必须捍卫这个对民族国家的天然权利进行保护的底线。任何干涉民族国家内政的借口都是站不住脚的,只要求某个国家改变内政或者以暴力手段更迭他国的政权,而不顾及其国内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与集体自由权,这是不折不扣的国家犯罪行为。在人类历史上和世界范围内,“政治还没有发现避免暴力的秘诀。但是,暴力一旦自认为服务于历史的真理和绝对的真理”,尤其是当暴力掌握在全世界最强大势力的手中的时候,“它就会成为更加惨无人道的东西。”
    
    所有热爱自由与正义的人们都应该明白:美国也许是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但是,美国既然是这个世界的霸主,它对全世界的专断的统治就具有极权主义的性质。因此,世界各国在争取本国的行动自由的时候,反对美国的霸权,就是在争取全世界各国人民的集体自由状态。美国国内的宪政制度造福于美国人民,由美国人民去维护。至于美国在国外的霸权,破坏了其他国家人民的权利,理应受到强有力的制约。但是根据所谓的自由主义的虚拟或者比喻性的程序性合法的原则也许还因为实际利益的纠葛,美国人民不能够或者也不愿意对本国政府的外交行动负责以及加以制约。那么,由其他国家的人民对美国的霸权进行制约就是必然的选择。因为实质正义既然在美国宪政体制的程序性的规则以及对外政策的漏洞中被忽略,那么就不能设想,如果全世界人民都放弃争取实质正义的努力,反而会更好的维护实质正义。归根结底,我们都生活在现实的世界中而不是什么虚拟性或者比喻性的观念世界中!至少美国军队的每一次大规模行动都是在实实在在地杀人而绝不是在玩虚拟战争电脑游戏!因此,一切热爱或者不热爱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的人们,都应该去积极反对美国的霸权,促使以权力的分立与制衡的原则为精髓的美国式的宪政民主制度在国际关系领域内建立起来!www.yypl.net)
    
    不管那些极端分子使用了什么手段,他们的攻击并没有针对美国的国内制度。他们对美国的内政并不感兴趣,他们的极端行动是针对美国在全世界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美国的宪政制度已经在美国国内生长成熟了二百多年的时间。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它很少引起人们的关注,更不要说引起人们的攻击了。而且在美国没有登上世界权力舞台的时候,天真善良的人们还把美国看作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灯塔与天堂,对它给予了无限的希望与赞美,这跟现在美国在全世界遭受普遍的痛恨有天壤之别。某些亲美爱美狂热分子把对美国的袭击偷换概念为对自由民主的袭击是无视最基本事实的撒谎!
    
    就事实真相来看,美国为了捍卫与保持它的世界霸权,将无所不用其极。全世界的其他弱国,进行的是反抗压迫与争取自由的正义事业。中国先哲云,“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而无数自由主义的先烈们告诉我们――以暴抗暴,以恶制恶,这才是自由主义的精髓!这是天经地义、不言而喻和不证自明的真理。人类历史上的一切霸权国家除非愿意自觉自愿地收敛自己的优势,以平等的方式对待其他国家,最终才有可能得以善终。否则的话,将死无葬身之地,身死国灭,殃及子孙后代,受万世唾骂!www.yypl.net)
    
    这个世界上,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对于一切民族国家来说,本国的利益就要由本国人民来捍卫,为国家利益而斗争就是最高的道德标准。如果为此发生了什么战争或者恐怖行动,那也是美国的过错,谁叫它的霸权压迫与窒息了其它的国家。除美国以外的所有国家的外交斗争的本质都是在为国家的独立、世界的和平与各国间的均势而努力,必将在根本上维护人类的自由与世界的和平。除了美国统治集团,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各国人民并非好战的人民。但是全世界各国人民为了国家的独立自由、民族的生存、发展与繁荣,万不得已时,是必须通过包括战争在内的一切手段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与理想的!为了摧毁霸权,争取每个民族与每个国家的政治自由,人类必将为此付出恰如其分的代价!
    
    在这个利己杀人和寡廉鲜耻的世界上,美国国内的资本垄断寡头集团一直在处心积虑地使本集团的利润最大化。为了这个邪恶的目的,它不惜在全世界范围内破坏人权,恶化弱势群体的生存处境,剥夺他们生存、发展与壮大的空间,甚至策划清洗过剩的人口。资本的力量超越一切障碍,收买一切,征服一切,剥夺一切,为所欲为,无法制约,这对于全世界人民来说是最大的灾难。全世界人民只有进行最坚决的斗争,才能够避免国际垄断资本与国家暴力密切结盟,统治一切的最坏结果。
    
    因此,对于一切争取自由与捍卫正义的仁人志士们来说,“民族国家是制约资本统治一切的最后一道防线,其形式虽嫌古旧,但太阳底下又有何新鲜事?自由主义者不必又去盲目崇拜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这两种极权主义的近代化形态,无非是利用暂时的盟友,防止最坏的结果罢了。自由主义者放弃了一统世界的过高目标,同时也就防止了极权主义打着自由主义的旗帜去一统世界的最坏结果。即便又被形形色色的野心家与阴谋家所利用,对自由主义者来说那也只算有限失败,远远好于极权主义一统世界的全面失败。www.yypl.net)
    
    “失去了自由主义大一统的终极理想,留给自由主义者的是冷冰冰的权力关系与残酷斗争的事实。最后发现,所谓的自由状态,无非就是指的这种永恒的斗争本身。没有斗争,意味着权力已经窒息了一切;没有斗争,秩序就会封闭、僵化与凝固;没有斗争,这个世界就不会有变化与进步;没有斗争,那将是彻底的毁灭,就像热寂的宇宙,一切都停止了。
    
    “只要我们还在斗争,我们就可以说,自由的事业没有彻底失败,极权主义并没有大获全胜,自由的事业还在继续。就像西绪福斯,推动着自由这块巨石,攀登权力的高峰。在接近成功时,却发现权力结构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自由的巨石又滚下山去了,自由的事业需要重新开始。自由主义者只好走下山去,从头再来!
    
    “由此看来,永葆生存的意志、战斗的勇气与必胜的信念,投入到以弱抗强,由弱转强,扶弱制强的伟大斗争中去,这既是维护自由的手段,也就是自由本身了。自由主义者应该尽一切力量来维持这种永恒斗争的局面,防止弱者和弱国,丧失了这种意志、勇气和信念,被强权彻底奴役,造成权力的集中和权力格局的简化,造成自由主义与极权主义一对一决斗的两难困境。在这种困境中,无论自由主义胜利还是失败,最后的结果都对极权主义有利。而多元化、多极化的格局才有利于自由主义的生存、发展与壮大。”www.yypl.net)
    
    这个世界上的自由与正义就由那些在这个世界上处于最强有力的,最优越的地位国家来承担。谁在这个世界上获得了最大的好处,谁就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尽最大的义务。我们不能趋炎附势,只敢对那些失败者横加指责,落井下石,而对胜利者却奴颜媚骨,文过饰非。反抗不公正的秩序是弱势者的天然权利,没有这种反抗,世界政治格局就会变成一个僵死黑暗的体系。任何不公正一旦在理论上被接受,在行动上将千百倍于此。归根到底,这个世界需要反熵的过程,人类需要逆潮流而动的勇气,这样才能够使得人类与人类文明永久地保持青春活力。
    
    从全部的人类历史、从世界的本原、从哲学的高度来观察分析每一个时代的权力结构与利害关系,就会得出以下的结论:不管对立的双方持何种信仰,进行何种宣传,自由女神与正义女神是永远站在弱势者的一边的!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是弱势国家与弱势民族的自由主义。任何一个弱势国家与弱势民族,以生存的意志、战斗的勇气与必胜的信念投入到以弱抗强与扶弱制强的伟大斗争中去,这就是捍卫人类自由的必然途径,同时这种奋斗的状态也就是自由本身了!从星星的弹孔里,必将流出血红的黎明!一切在逆境与黑暗中不屈不挠、坚持抗争的弱势群体,最后必将看到由弱转强的胜利曙光!
    

    来源:燕园评论首发www.yypl.net)

    本文删改版曾以《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是一对孪生子》为题在“世纪中国·第一时间”栏目中发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