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自由主义在巴格达沉没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robert 阅读:215 标签:没有  认为  他们  自由主义  可以  自由  
自由主义本身就有“短处”,其形式理性的特征将人类固有的道德能量闲置起来,无为和自由放任的特点,并没有足够的力量来解决社会不平等、贫富分化等问题。自由主义有着先天不足,当遭遇极端的情形,例如战争,革命,内乱,往往崩溃。    而中国自由主义尤其就像林黛玉,风吹草动就自己把自己弄死了。美国对伊战争的战火没有一点切身的利害关系,自由主义者已经显出其多愁多病的特质来了。如果战火烧到与中国有唇失齿寒关系的朝
自由主义本身就有“短处”,其形式理性的特征将人类固有的道德能量闲置起来,无为和自由放任的特点,并没有足够的力量来解决社会不平等、贫富分化等问题。自由主义有着先天不足,当遭遇极端的情形,例如战争,革命,内乱,往往崩溃。
   而中国自由主义尤其就像林黛玉,风吹草动就自己把自己弄死了。美国对伊战争的战火没有一点切身的利害关系,自由主义者已经显出其多愁多病的特质来了。如果战火烧到与中国有唇失齿寒关系的朝鲜,就会病入膏肓。如果最后布什攻打北京,则自由主义运动再次惨败。
   在互联网络上我参与和旁观自由主义者之间战争,我认为有几个问题是普遍存在的。
   首当其中的是传统的道德本体论。张灏指出了近代以来文化道德深层模式的影响。我感受到绝大部分的自由主义者还是受到这种模式的支配,尽管道德带上了民主自由的面具,但是道德火焰的热度使形式理性蒸发殆尽。传统的道德理性与联想和情感的融合,已经让这些知识分子形成了驯服的身体。当一提到美国,就像巴甫洛夫试验,摇摇铃铛,不管有没有食物,这些叶公都会条件性反射,流下“民主和自由”的口水。对于这些人来说,一切都用非白即黑模式进行道德审判,例如认为反战就是反美,反战就是支援萨达姆,就是支持独裁。在这些人身上,理性的冷静和审慎不翼而飞。例如作弊选举出来的虚假总统布什到底是不是民主和自由的化身,是不是美国政府所有的行为都是民主和自由的,自由政府的所有行为是不是都是正当的,这些问题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存在的。他们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是因为他们需要布什攻打萨达姆,而不是布什攻打萨达姆是正当的。也就是说,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一个道德这个安全套可以套上,他们的欲望就是正当的,其他的,例如形式理性审查都是他们快感的障碍,是多余的。布什认为美国是用导弹和坦克传播民主和自由,给这些人带上了道德安全套,所以他们可以语言暴力横行。
   道德本体论可以让知识分子可以不用审慎思考,直觉认定这种战争是正当的。所以有人说作为知识分子肯定必须拥战。如果排斥理性,利用道德模式将战争预设为正当的战争,然后寻找论证,任何战争都是正当的,哪一场战争一方宣称自己是非正义的?
   其次是形式理性没有生根。葛红兵先生,王晓华先生以及Kaiser先生在思想评论论坛的总结在于论证实质理性可以超越形式理性,虽然国际法没有赋予布什军事行动的合法性,但是他具有“替天行道”的正当性,可以用正当性对抗合法性。在国际社会之中,如果任何国家和个人都可以宣称一国因为有邪恶行为而可以超越国际法加以惩罚,我们可以设想每个具有武功的大侠都可以替天行道,那么如何形成社会秩序,只有纷乱争纭。所以只有在足够条件和程序下,才能惩罚另外一个国家,即使这个国家对个体实行暴政,也只能暂时牺牲这些个体的权利。从整体上,这样的总成本最小,最为理性。
   韦伯说形式理性是现代社会的基本特征,一个事实没有经过一定程序的“审理”,不能为其预设价值。我认为要确认布什倒萨的正当性,应该经过以下阶段的审理。
  一、 萨达姆是否有犯罪行为?
  二、 即使萨达姆有罪,美国就有替天行道的正当性?
  三、 可以用武力替天行道?
   我曾经按照三个阶段细分下去,悬而待决的问题不下一百个。而且由于信息的有限,更多的真相可能被隐瞒。在没有思考其中的一部分,或大部分就得出结论令人毛骨悚然。
   朱学勤先生在《南方周末》上模零两可的表态代表着绝大多数自由主义沉默背后的矛盾。作为《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和新近的《阳光与闪电——法国革命与美国革命启示录》中译本的译文序作者,以及在长江读书奖纠纷之中主张程序正义的自由主义领头人物之一,居然没有反战,令人诧异。我私下认为,朱学勤先生身上,对战争的性质有矛盾,没有办法形成对战争非法性的确定信念,所以立场拿捏不住,处在冲突之中。内心的确认是理性的要求,没有内心确认就不明确表态,这一点我相当崇敬。但是这也可以说,这是朱学勤先生本身曾经驱赶的“道德魔种”没有除尽,蒙蔽了其眼睛,在“雅典城邦”里做了“诗人”,其矛盾发言败坏了“雅典城邦”的秩序。这一点,朱学勤先生与绝大多数的沉默者比较起来,显得不明智。在没有充分的证据和正当的程序表明战争的正当,达成自由心证之前,也就是说,即使朱学勤先生在内心无法形成确认,作为他个人,可以不表态,但是作为公共知识分子,他有义务按照原有思想进行延续,不能模糊表态,他应该带上他担任的角色所应有的面具,按照形式理性否定战争的正当性。
   道德魔种让形式理性还如湖萍,尚未生根。
   其三没有天赋人权的内在信念。很多人认为萨达姆是独裁的,人民没有办法自由的行使权力,如果让他继续独裁下去,牺牲的人更多,长痛不如短痛,干脆就由布什结果了他,也不要管战争是否合法。伊拉克人民是人,或者我们承认他为人,就必须尊重他的意志,不能在其没有同意或默认是强加给他。所以伊拉克人的意志被自由主义者忽略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现代社会政治运行的语法是社会契约论,社会契约论认为每一个人的权利是天赋的,是不可剥夺的,不管老少病残。
   四、是没有养成为他人设身处地着想的能力。社会学家Daniel Lerner 在The Passing of Tradional Society一书中认为现代化的最后凭据,乃是人们心灵深处的变化。他说:“社会递变的大戏剧,乃是透过个人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如何过着私己的生活而排演的。“他因此认为培养一种能够设想不同的生活环境,并替他人设身处地考虑的心智能力,乃是使个人摆脱传统的限制,而踏入现代化社会的第一步。拥战的自由主义者几乎没有显示出来有这份素质,例如布什是为了石油而开战、伊拉克国家毫无疑义需要布什的强奸、伊拉克人民需要民主和自由胜过生命、伊拉克人民就是需要反对萨达姆的独裁,这些问题他们都没有考虑。左派假冒签名事情纵然有过失或过错,也用不着狠狠落井下石。
   自清末到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与如今的美国一样,都是中国自由主义者的圣地,在中国有一大批与日本有着密切渊源关系的知识分子。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当初日本刚侵略一个向伊拉克这样与中国没有战略关系的国家,中国自由主义者没有多大的心理压力,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内部产生冲突和混乱,有人认为日本旨在建立东亚共荣圈,给东亚人民带来发展和幸福,而那个穷的揭不开锅的政府居然要断送人民的幸福,日本的侵略是正义的。有人有着理性的审慎,认为是日本作为民族国家对其他民族国家的侵犯,是不义之战。然后有人认为后者的反战,就是反日,而日本是先进的,反日则是落后的,堕落的。有人认为日本不能干涉其他民族国内政。有人认为日本的战争是正义的,但是目标无法实现。有人认为日本应该按照国际联盟的方式,进行政治解决。当然还有人猜想到日本后面可能入侵中国,心里紧张兮兮的,如此不一而足。
   有一点现在比当时更上一层楼,当时没有现在的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指桑骂槐,口中争论国际问题,实际上落实于国内。
   西方学者普遍认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意识形态在中国以及国内名存实亡。取而代之的很可能是中国的民族主义。中国与朝鲜有着军事战略关系,唇失齿寒。如果布什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如此中国知识分子的心里就揪得很紧,情绪极度上升。不仅如此,自由主义者将发生大规模裂变,很多一部分立即转变为民族主义,远离了民主和自由价值。如果布什攻打了北京,分裂将达到极点。
   如果布什真的攻打北京,现在的哈美派如果还是哈美派,认为布什给中国带来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自由和民主,而替他们惩罚暴政,给与美国支持和帮助,他们就是当今的汉奸。我认为这些人不可能是现在口头上哈美的那些人,那些人绝对转变为民族主义者,当今的汉奸肯定是一些对美国的民主和自由有着坚定信念的中坚人物。
   那些口头上哈美的人,将美国与民主、自由一体,不让他人动美国一个寒毛的人,他们没有办法理清美国本身和民主自由的关系,把二者混为一谈,基本上认定他们仅受身体激情的控制。所以当美国侵华触怒了他们的民族主义情感,他们就开始仇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而实际上,他们是需要来自美国的民主和自由而哈美的,如果触犯了他们更为深层的东西,就不会如汉奸一样坚定,还将美国视为自由的象征。
   在这个漩涡之中,真正保持清醒和审慎的人,近乎麟毛凤角,即使清醒和审慎也无济于事,可以很轻易潮流被吞没。
   战争绝对是宪政和自由主义的试金石。自由主义有着道德火气太旺以及种种先天不足,如果再发生战争和内乱,则像上个世纪那样惨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