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计算机媒介沟通对传统人际关系影响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fengliu 阅读:490 标签:网络  沟通  计算机  媒介  研究  人际关系  
南华大学副教授兼社会科学院院长 网际网络日益普及,连结上网的人口愈来愈多,网民(netizen)自觉意识也愈来愈强,日常生活中诸多事务也愈益依赖网络。面对信息时代来临,虚拟世界逐渐入侵到真实生活领域,传统人际关系是否会因而有所改变?汽车发明与普遍使用,改变了人们生活方式与居住区位型态;电话使用,改变了人类沟通模式与人际关系;电视普及,不但改变社会价值传播方式,甚至影响家庭成员的沟通模式。然而,
 南华大学副教授兼社会科学院院长

网际网络日益普及,连结上网的人口愈来愈多,网民(netizen)自觉意识也愈来愈强,日常生活中诸多事务也愈益依赖网络。面对信息时代来临,虚拟世界逐渐入侵到真实生活领域,传统人际关系是否会因而有所改变?汽车发明与普遍使用,改变了人们生活方式与居住区位型态;电话使用,改变了人类沟通模式与人际关系;电视普及,不但改变社会价值传播方式,甚至影响家庭成员的沟通模式。然而,这些科技的发展,都没有这一波网际网络所造成的影响来得大,无论在广度与深度上,此一新兴复合媒体的影响力,都是我们所不能忽视的。

早在1978S.R.HiltzM.Turoff《网络国家:经由计算机的人类沟通》[i][i]一书中,作者即已预言计算机媒介沟通将会改变人类教育、组织、人际沟通等行为模式,并对这些领域产生重大的社会、心理影响。该书刊行当时个人计算机仍是文字接口,仅以电子邮件及通讯群组所产生的群体互动模式,就能够揭示出新的社会变迁的可能性,等到后来窗口及图型接口普及后,计算机媒介沟通所可能产生的影响可想而知。

电话推出后,新科技的影响是人们事先没有预料到的。电话将地理上分散的使用者连结在一起,突破了传统人际沟通的疆域限制,进而突破了城乡区位的隔离,产生了新的人际互动关系以及文化模式。是故,L.SproullS.Kiesler1991年指出[ii][ii]:「正如同电话所产生的影响一般,我们的研究证实新式立基于计算机的沟通技术在一些组织中正在改变其注意焦点、社会接触模式以及相互依赖性。」

于是,目前对于计算机媒介沟通所可能产生在人际关系、社会连带、组织运作模式、团体中的权力结构等领域的改变,都已是许多人的关心重点,甚至,一些具体的研究成果亦已指出其间的改变。

为了研究网络对社会、文化以及人际关系所可能产生的影响,不同领域的学者从不同背景来探讨网络社会特性,计算机媒介沟通(CMC: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遂成为一个新的整合性研究论域。

December 传播公司总裁John December针对此一构想,在19945月发行网络版的《计算机媒介沟通》(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Magazine)[iii][iii]月刊,截至19991月停刊时,共计出刊57期,探讨关于线上沟通与人际互动的相关主题。当然,这并不是唯一的一本关于CMC的期刊,早在1993年开始,教育传播及科技协会已经发行《人际电联与科技:为了廿一世纪的电子期刊》(Interpersonal Computing and Technology: An Electronic Journal for the 21st Century)[iv][iv],该刊截至1999年止,每年出刊24期,探讨计算机媒介沟通相关议题,尤其是针对教育领域的检讨。在网络使用尚未普及之前,即已开始讨论网际网络对社会文化所可能产生的影响。

然而,真正针对新媒介所造成网络文化影响加以检讨而深具学术意义的重要期刊,要算是19956月起,由Margaret McLaughlin Sheizaf Rafaeli所主编的网络版《计算机媒介沟通季刊》(JCMC; Journal of 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 [v][v]。该刊每期定有一讨论主题,过去五年多的主题如下:

协力合作大学(1,1)CMC中的游戏及表现 (1,2)、电子商务(1,3)、网络研讨会(1,4)、电子前线新兴法律问题I(2,1)、电子前线新兴法律问题II (2,2)、信息空间中的沟通 (2,3)、网络与网际游玩 (2,4)、网络研究 (3,1)、虚拟环境中的设计表现 (3,2)、虚拟环境II (3,3)、虚拟组织 (3,4)、线上期刊(4,1)CMC与高等教育I(4,2)CMC与高等教育II(4,3)、持续对话(4,4)、寻找信息空间(5,1)、电子商务与网际网络(5,2)、计算机媒介市场(5,3)、计算机媒介视觉沟通(5,4)、网络研究重要议题(6,1)

其中有不少文章,都已经成为此一领域具有代表性的论述文章,甚至编辑成专论书籍。从该刊过去所选定的期刊主题,我们亦可见出计算机媒介沟通此一论域的主要研究取向。而这些主题,都已成为关心网络发展与网络文化的学者,所不得不面对的重要议题了。

其中,有一个问题是许多学者都感兴趣的:扮随网络文化所产生的虚拟社会关系,是种什么样的关系?它与真实世界的社会关系是否有所不同?它是否能在真实的社会关系之外而独立存在?

元智大学罗家德教授〈虚拟的社会关系能独立于真实吗?〉[vi][vi]一文,企图检讨网络人际互动与面对面沟通间的相关性。该文所要考验的命题为:

1.   对特定社会连结而言,线上及离线时的沟通内容是否相同?

2.   对特定个体,作为虚拟社区的成员,其社会活动的行为模式与真实生活中所呈显的是否类似?

该研究随机抽取元智大学大二两个班共116个学生为网络问卷的受访者,考察他们在现实生活与网络世界中互动的人际关系是否有所不同。其中,只有一个学生的网络人际关系全都建立在校外,因而被排除在分析之列。研究发现如下:

1.  受访者在网上与现实世界中有所多朋友是重叠的,然而,弱的朋友连结与信息连结并未同样地转移到网络世界中。

2.  存在线上高互动频率的亲密连结关系背后,受访者亦有相当高在现实世界的朋友网络关系。

本文对台湾网络媒介沟通领域所作的实证研究指出两个重点,其一为网上行为模式与真实世界中的行为模式类似,资料无法让我们拒斥两者行为模式有所差异;其二则为网上人际关系部份复制了真实世界的人际关系。

就开启一个新的研究主题而言,罗文无疑具有其重要性。然而,为了更深入检视此一主题,我们有必要针对其方法论上的一些安排加以讨论,以了解其适用性。

研究对象全部都有使用网际网络尤其是BBS聊天的经验,40%受访者使用网络不及半年,合计60%受访者使用网络的经验少于一年。40%受访者每天上网少于一小时,50%每天上网一至三小时,另外11%则是高度使用者。当然,使用计算机并不代表在网上与他人互动,文中并没有将他们上网活动加以分类表列,以致于我们无法从中了解到这些受访者只是简单地使用计算机处理资料,还是参与许多多样的虚拟社区互动。相较于其它类型的虚拟社区,E-MialBBS毋宁是较为亲密的「网上初级团体」,不足以代表诸如MUD、新闻群组、聊天对话室等更复杂的虚拟社区。

事实上,要比较线上人际关系与真实世界人际关系,以上述这些受访者来分析是有问题的。一方面,大二学生在真实世界中的人际关系过于单纯,即使是网上人际关系还是以校园中BBS为主,仍不脱单纯的同学关系。从116个学生中,只有一个发展出校外的网络人际关系即可见出,这些大部份上网不及一年的学生,其参与网络空间活动的经验仍然相当有限,不足以代表真正虚拟社区的诸多网民特性。其实,那一个因为无法比较而被剃除的同学,可能才更值得研究。元智大学虽然在计算机化程度上领先许多国内各大专院校,然而,使用计算机与遨游网络两者间毕竟还有相当大的差异。

台湾社会在信息化程度以及网络使用的普及度上都仍有限,以过去几年短短的经验来推论线上人际关系与真实世界的人际关系是否存在异同,研究的限制可想而知。罗家德亦不否认有许多"disembodied"的网际网络使用者的存在,但他仍主张对大部份使用者而言,虚空间中的生活与其在真实世界中相去不远。网际网络的普及也还是最近几年的事,台湾社会大众较为积极参与网络活动更是这两、三年间的事,尚无法论断网络使用潜在的可能影响。依目前研究,未来网络上瘾[vii][vii]的可能人数将会占到网民的百分之十人口,是重度网络使用者,其行为模式与生活型态都将因而改变;其它尚未上瘾的人,在相当程度上,亦会受到网络特性影响,而改变其部份行为模式。

由于受访对象的局限,罗文虽然在研究方法上力求充分周延化,相当程度亦得出特定族群目前在线上与离线行为模式间的比较,但要推论到较普遍的网上行为模式研究,恐怕则是该篇短文无法达到的。

由于研究领域及方法上的限制,关于网胳研究,大部份学者都同意在研究方法上应同时结合问卷调查、访谈、观察及理论反省等方法,才不致于曲解网络这一新兴研究场域。L.Carton, C.HaythornthwaiteB.Wellman以「组织中采行桌上视讯会议系统是否会改变其社会网胳关系」为研究例证,探讨计算机媒介沟通对人际关系所可能产生的影响。在他们进行〈线上社会网胳研究,1997[viii][viii]时,除了问卷调查外,亦经由深度访谈及观察法获取许多质性资料,并佐以NUDIST软件,将民族志资料加以组织,以利分析人际间活动类型以及关于新计算机媒介系统(桌上视讯会议系统)采用的态度。

比较【图一】与【图二】,我们可以见出桌上视讯会议系统使用一年半后,总管理处仍是沟通中心,卫星公司负责人仍然维持与副总裁及总管理处的间接联络关系,一年半之后组织中的人际关系仍维持与原有空间距离邻近所造成的传统关系。但是,副总裁的角色与互动关系已经开始改变,他不再只是隶属总裁之下的副手,而与所有成员都增加了实质的互动关系。

比较【图三】与【图四】,我们发现相隔一年的时间,总裁与副总裁不再直接连系,而且各自有着自己的沟通系统,计算机媒介系统已经将组织中工作互动关系区分为两个群组,组织型态与人际互动关系自然也会产生转变。

该文仅以特定公司采用桌上视讯会议系统为例,使用一年半后,原有组织结构已有调整,原有工作沟通关系也有所转变。关于计算机媒介沟通,可以讨论的主题相当多,如果将讨论主题扩大到所有计算机媒介沟通领域,并将探讨对象扩大到各种不同虚拟社区中的人际互动,我们相信在虚拟世界逐渐侵入真实世界后,人际沟通模式与人际关系终将产生诸多转变。于是,研究重点已经不在考验计算机媒介沟通是否会造成真实世界沟通模式的改变,而应该更具体细致地讨论虚拟入侵后的人际沟通模式。

图一:引介计算机媒介系统之前所有媒介所产生的工作互动关系

 

 

图二:引介计算机媒介系统18个月后所有媒介所产生的工作互动关系

 


图三:引介6个月后,经由计算机媒介系统的工作互动关系

 

图四:引介计圖四:引介電腦媒介系統算机媒介系统18个月后,经由计算机媒介系统的工作互动关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