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现代炼金术”企业期权制度是否会消失?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wenqing 阅读:285 标签:期权  职员  企业  制度  股价  公司  
在美国IT热高峰时期,期权制度作为激励职员的“干劲”的制度受到广泛的关注。在日本,由于去年修改了商法,因此引进这一制度的企业也随之迅速增加,预计今年内将有1200家企业引进这一制度,这占全部上市企业的3分之1。不过,与日本的这一动向相反,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重新审视期权制度。   例如美国微软便于本月宣布废除期权制度改为向职员支付现股。在美国,在对于安然(Enron)和世通(WorldCom)等做假帐问题进行反省以后,FASB(财务会计标准审议会)正在考虑严格审查对于期权的会计处理。对此,以
在美国IT热高峰时期,期权制度作为激励职员的“干劲”的制度受到广泛的关注。在日本,由于去年修改了商法,因此引进这一制度的企业也随之迅速增加,预计今年内将有1200家企业引进这一制度,这占全部上市企业的3分之1。不过,与日本的这一动向相反,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重新审视期权制度。

  例如美国微软便于本月宣布废除期权制度改为向职员支付现股。在美国,在对于安然(Enron)和世通(WorldCom)等做假帐问题进行反省以后,FASB(财务会计标准审议会)正在考虑严格审查对于期权的会计处理。对此,以美国英特尔为首的美国IT企业纷纷表示反对。而微软由于预料到迟早要对期权的会计处理进行严格审查,所以此次决定不如趁早顺水行舟。

  在美国众多“迅速发展”的企业中,微软率先通过有效利用期权制度来极大地激发职员的能力。而在该公司此次放弃期权制度以后,同一做法势必将在美国整个IT行业内蔓延。

  当然多数企业并不打算一下子废除期权制度,而是采取慢慢降低其比重的做法。据Mercer Human Resources Consulting以134家硅谷企业为对象实施的电话调查结果显示,占总数约3分之2的回答者回答“今后将减少提供期权的比重,同时将增加支付现股的比率”。

仅仅因为进入公司的时间不同使职员之间的收入拉开很大差距

  从配期权到支付现股。IT企业急于改变职员的利益(Benifit)制度的原因分析如下,“股票市场(直到最近)一直低迷”、“企业的会计丑闻”或者“职员的想法发生了变化”以及“重新审视会计标准”等。围绕着期权机制,上述多个因素彼此之间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

  其实期权意味着“职员拥有以事先定好的价格购买本公司股份的权利(Option)”。该价格被称之为“期权行权价格(Exercise Price)”,通常等于该职员进入公司时的股价。如果该公司为发展势态良好的新兴企业,一般在几年以后股价应该会大幅上升。如果该职员在这个阶段以进入公司时所定下来的(便宜的)行权价格购买本公司的股票再迅速出手的话,他就可以获得由于股价上升所带来的差额利益。在90年代后半期IT泡沫时期,由于这一“差额”大得离谱,所以现代灰姑娘出现的很频繁。

  例如微软便是从90年代的IT泡沫之前就开始引进期权制度的代表性企业。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通过期权制度微软创造了总数超过1000名的millionaire(即所谓的百万富翁)职员。

  然而在该公司的股价在创下60美元的最高值的1999年12月以后,进入公司职员却在也不能得到同样的好处。他们在进入公司时的行权价格为高峰期的股价而在那以后股价一直趋于下降。换句话说取得期权的职员如果在几年以后购买本公司的股票,举例来说必须以60美元的价格购买已经降到20美元的微软股票。

  当然由于期权并非必须行使的义务,因此当股价下降时没有哪个职员真的购买股票。这时期权等同于一张废纸。虽然职员既不会获利也不会损失,但是期权作为类似奖金的东西,出现这种意外事件将使职员感到非常失望。

  据说在微软公司内部,在泡沫时期以前进入公司的职员和在那以后进入公司的职员之间产生了一种类似“等级制度”的差别。也就是说前者以较低的行权价格大量取得高额股份从而大大地捞了一笔。无论他们今后的业绩和工作时间如何都可以渡过优闲自得的人生,他们属于“贵族”职员。另一方面,后者却未能赶上这一机会,无论他们工作多么努力都不可能赚大钱,只能成为一个“平民”职员。

  造成两者之间巨大差异的仅仅是进入公司的时间。这当然会引起“平民”职员的不满。除了微软以外的其他企业或多或少也存在同样的现象,这使得整个硅谷蔓延厌恶期权的情绪。

只要有人获益就必定有人付出代价

  在经过这一痛苦的经历以后,现在硅谷的职员要求用现股来取代期权。如果这样,即使股价下降仍然会剩下一些价值。由于不是获得期权(仅仅是权利)而是从公司手中拿到股票本身,这也理所当然。当然如果股价上升,上升部分所带来差额会使他获益。这一点也是职员钟情于此的原因之一。

  那么,企业方面为什么不提供现股而是引进了“期权(取得权利)”这么麻烦的制度呢。

  这是因为在以往的会计制度对于期权的监管非常宽松的缘故。换句话说,企业无须计算期权核算“经费”。由于期权既非“现股”亦非“现金”而只是单纯的“权利”,因此在会计中其成本被解释为“零”。也就是说,从做出承诺的企业方面来讲是免费的,但是获得它的职员却潜藏着能够使他一夜暴富的价值,所谓的期权正是这种不可思议的利益(Benifit)。

  从企业方面来说,可以利用期权做诱饵挖到优秀的职员并让他们拚命地工作。而且完全无须为此支付费用。从职员方面来讲,几年以后如果股价迅速上升则有可能获得巨额财富。

  企业和职员双方皆大欢喜,这简直是无中生有的炼金术。但事实上肯定在什么地方暗藏有机关。也就是说既然有人获利,就必定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迄今为止在期权制度中这一机制被巧妙地隐藏起来。

每股价值被悄悄地兑水从而使一般股东受损

  其机关是这样的。期权制度的前提是职员早晚都会行使这一权利从企业的手中购买本公司的股票。反过来说,企业必须以过去定下来的较便宜的行权价格卖给该职员后来价格上涨的股票。也就是说,事实上企业会在这个“交割阶段”受到损失。所以按理来说,企业必须作为支出(经费:Expense)对此进行会计处理。

  然而在目前的会计制度中,并没有要求进行上述处理。当职员行使期权时,企业只须发行新股或者将企业在过去股价较低时回购的所谓“金库股”卖给职员即可。无论哪种情况,事实上都是以免费或者是接近免费的成本将本公司的股份转让给职员。

  这名职员将获得巨额收入,是由“除了他以外的其他股东”承担的。这是因为无论是“发行新股”还是“释放金库股”都将意味着市场中流通的“该公司的股份”数量将增加,而这等同于“每股的价值”被稀释。举例来说,这跟某个国家的中央银行不断增发纸币道理一样。只是在期权制度中“中央银行”由“企业”替代,而“纸币”被“股票”所替代而已。

  期权制度的关键在于某个职员从取得期权到行使其权利存在着若干年的时间差。不会有几百几千名职员同时行使期权获得股票。在一定的时间跨距(Time span)中多数职员将分散地行使期权,事实上也有人不行使这一权利继续握在手中。

  这样,因为时间的原因,“市场中的股份数量点点滴滴地增加”这使得“每股价值被稀释”缺点被隐藏起来了。另外,如果在这期间该企业持续快速发展从而股价上升,这一缺点将更加不被人注意到。但事实上每当职员行使期权时每股的价值却实实在在地被稀释。也就是说,即使是在该企业的股价上升期,如果不行使该期权的话“股价还会上升更多”。

有可能成为赌博性经营的温床

  期权制度更深层次的问题同样也是源于期权并非“股票实体”而是“单纯的取得权利”这一属性。

  不可否认,期权制度确实可以激发职员和经营班子的工作热情。这将形成一个(1)自身的努力和锐意改进导致企业的业绩提升;(2)职工努力导致股价上升;(3)最终自己也获利这样的三段论。不过既然期权是单向的权利,那么经营班子有可能倾向于投机性姿态。或者与其说是“投机性”经营,更可能是为了急剧提升股价从而实现一夜暴富的美梦而陷入“赌博性”经营的路子上去。

  这是因为由于经营者本身拥有期权,为了他们至少“不会吃亏”。即使由于投机性或者说是赌博性经营失败导致企业业绩恶化并导致股价下降,只要他不行使期权(取得股份的权利),这位经营者便不会遭受损失。充其量是“未能如意赚到大钱。真的遗憾”,仅此而已。

  其结果,由于有“无论做什么亏不到自己身上”的安全网,所以经营者为了提升股价很容易倾向于进行投机性经营。反过来如果不是期权而是采用提供现股的制度,经营失败便会导致经营者个人财富减少。所以经营者在运营企业时将会表现得更加慎重。

重新审视制度的关键在于“将期权核算为经费”

  2001年被揭发的安然事件等一系列会计丑闻将上面所讲的期权制度的各种缺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安然和世通的经营者偷偷取得大量期权并通过造假帐提高业绩从而成功的抬高了股价。在达到高峰以后行使期权并当场出售。由于恰好赶上IT泡沫破裂股价开始转为下跌,而此时经营班子向市场推出的大量股份更加快股价下跌的速度。其结果,一般职员持有的股票和期权最后变为一文不值的废纸。

  现在美国的FASB发现并要纠正的正是这方面的问题。FASB打算要求企业在向职员提供期权时在帐上作为支出(经费)进行核算。

  正像在本文开头介绍那样,以英特尔为首的硅谷高新技术企业反对这一做法,理由是“无法把握期权的价格”。事实上当向职员提供期权时还只是单纯的权利,企业无法预料若干年后当职员行使这一期权时的股价(市场价格)。这样,如果无法把握期权的价值,那么无论如何也不能算出由于向职员提供期权而产生的经费。

  对此FASB反驳称,“如果利用布莱克-休斯(Black-Scholes)模型便可以估算期权的价格”。

  美国于1972年制定了关于期权的会计标准。当时还没有评价期权的理论价格的方法。因此规定将“期权不必核算为经费”也是迫不得已。但是在第二年即1973年,后来成为计算期权理论价格所广泛采用的评价公式的布莱克-休斯模型问世。FASB的主张,“企业可以用它计算提供给职员的期权并核算出发生的经费”。

  事实上,微软在宣布废除期权的记者招待会上还公布了“期权核算经费时的资金平衡表”。该表显示,如果将期权核算为经费,那么2002年的税前利润(pretax income)与不包括该项时相比将减少36亿美元。这相当于该公司税前利润的32%。目前微软尚未消化的期权相当于15亿股,其中的绝大部分可能不会被行使。正像前面介绍的那样,其中的大多数为该公司完成增长后提供的期权因此在目前股价大幅下降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价值。

  但无论如何,该公司已经向职员提供了巨额期权。不仅仅是微软,其他IT企业也同样如此。如果像FASB要求的那样将期权核算为经费的话,这些企业的资金平衡表情况将会大幅恶化。正是出于对此恐惧他们才竭力反对变更会计标准。

  但是FASB的主张无疑是合理的。期权不可能是真正的“炼金术”,既然要发行肯定会发生成本。迄今为止的制度隐瞒这一真像,并且若无其事地迫使其他股东承受由此带来的损失。

日本步美国后尘,但刚刚引进该制度便失效

  相比之下,如果将期权作为经费反映在资金平衡表中,那么一般的投资家将在认可这一事实的情况下购买该公司的股票。这样一来,如果确保透明度,即使股价下降那也只是投资家的责任,从道理上也讲得通。按这条思路思考,变更会计标准势在必行。微软也正是认识到这一潮流不可抵挡,所以才率先将提供期权改为提供现股。

  微软支付给职员的现股被称为受限制股票(Restricted Stock),这些股票“在若干年内逐步支付,在这段期间不能向市场出售”。这与日本企业传统的“持股”制度接近,可以认为是用来留住职员的手段(日本的情况是本公司股份不是免费赠与而是由职员自己购买的,不过从“持有股票的爱社精神”这一点上日本和美国的制度将会相似)。

  微软将从由“期权”所象征的投机性增长企业转变为以受限制股票所象征的保守的稳定企业。这或多或少也将适用于其他主力IT企业。在已经成熟的IT行业中,作为利益的期权制度可能已经“落后于时代”。

  在本文开头中曾经介绍“在日本企业中期权制度反而在蔓延”,其实其中的很多刚刚引进“便即失效”。虽然最近日本的股票市场开始出现一丝曙光,但由于直到今年春季股价陷入低迷,因此期权的行使率只有15%左右。此外和美国一样,企业被强烈批评没有将期权核算为经费。

  这一事实给笔者以这样的感觉,即还没等职员利用期权大赚一笔便遭遇泡沫崩溃的风暴从而使暴富的机会彻底丧失。留下来的只是制度的外壳。看来,正像笔者在安然和世通丑闻被揭发时也曾经指出的那样,日本仓促引进的美国制“全球标准”也要产生相对问题和摩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