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张维迎:中国企业家表现远逊于印度企业家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雪花 阅读:319 标签:我们  企业  一个  中国  如果  这个  
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   新浪财经讯2月5日晚,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四届年会首场演讲在亚布力通信山庄大会堂举行,中国国际期货经济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源主持。新浪财经进行视频直播。   以下为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演讲全文:   张维迎:谢谢田源主席。    我非常高兴作为本次论坛的首席经济学家,第一个作演讲,我们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中国企业成长新动力,我想这是我们所有在座的企业家都关心的一个问题。首先,无论我们到任何一个地方,参加任何一个研讨会,都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在过去的2

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

  新浪财经讯2月5日晚,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四届年会首场演讲在亚布力通信山庄大会堂举行,中国国际期货经济有限公司董事长田源主持。新浪财经进行视频直播。

  以下为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演讲全文:

  张维迎:谢谢田源主席。

   我非常高兴作为本次论坛的首席经济学家,第一个作演讲,我们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中国企业成长新动力,我想这是我们所有在座的企业家都关心的一个问题。首先,无论我们到任何一个地方,参加任何一个研讨会,都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在过去的25年中,中国的经济保持了高速的增长,这个增长究竟还能够持续多少年?要理解这个问题,我提出这样一个框架,在经济学上,经济发展的动力、或者说效力的来源是两类,第一类是配置效率,第二是生产效率,所谓配置效率是怎么样使资源从高的地方流向低的地方,而生产效率是如何使得每一种资源的生产效率能提高。从这个角度看,我们过去25年的提高主要是配置效率的提高,这里面,我们在座的企业家都作出了充分的贡献,充分利用了原来计划经济下配置不合理的资源,我们也充分利用了外国已经成熟的技术,我们也利用了中国饥渴的市场和国际市场的空隙,由于有了这些利用,所以我们中国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从无到有,取得了非常快的发展,也带动了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

   当然在这里,主要提到外资的进入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现在要和中国的经济,按照所有权定义和按照区域定义的中国经济要区分。未来,究竟这样一个资源配置的效率增长还能够持续多少年?潜力仍然是有的,但是这个潜力越来越小了,当发达国家进入之后,我们的后发优势也没有了,大家想一下,所有的中国企业原创的技术有多少,几乎是没有。由于后劲赶先进容易一些,再过一些年,我们已经先进了,要再先进,就可能变成非常困难。

   我想特别提出一点,国际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特别是印度等等。在这次世界经济论坛有一个主题,中国和印度谁是下一个亚洲的经济强国?

   我们中国经济在世界范围来讲,

   所以我想,中国过去这种靠要素配置效率提高带动的增长可能还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在十年之后,如果我们不能迈出更大的步伐,有可能中国会变成日本的现在,就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另外我们要素配置效率的提高,实际上主要表现在成本的优势,我们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只是美国的六分之一,但是由于我们中国普通工人的工资是美国的四分之一,这样我们的劳动成本只相当于美国的1/6—1/7左右,这意味着如果我们的生产成本赶不上劳动成本的提高的话,我们过去的优势也会荡然无存,下一步我们的关键是中国的企业能否真正的互补,在技术方面,R&D方面能否作出重要的努力,如果没有技术的原创,我想十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可能会变成非常麻烦。

   像日本由于利用了美国的技术,日本是最善于利用美国的技术为自己的优势,现在他的优势没有了,被东南亚其他国家替代了,我们把日本赶出这个村的时候,日本往前走,发现这个村被美国占领了,所以日本面临着复兴的问题。

   要想我们中国经济振兴的模式真正从配置效率的提高转向生产效率的提高,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中国是否能真正形成世界级的大企业。我想,中国未来的经济仍是比较乐观,但是这个乐观呢,你看谁在主导中国的经济,中国目前的出口非常快,但有百分之五十多是外资企业在中国办的企业出口,而不是中国真正的企业在出口,我们不仅仅是应该考虑生活水平的提高,还要考虑我们的民族凝聚力,我们的自尊心在什么地方。像很多国家,经济非常高,但是在国际上没有地位,我们也要问,我们中国的经济增长了,我们是否在国际上有地位,这要取决于我们的企业家能否建立起世界级的大企业。

   我今天要说的,与我们的产业组合有关系,这个问题,我们所有在座的企业家都想干一个大企业出来,究竟什么是大企业,就我所掌握的信息,很多的中国企业家其实并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我们想的大企业就是,我比你们站得都高,我比你们都胖,所以我是大企业,你们是小企业,这个概念不对的。什么是大企业,如果大企业的面纱揭开的话,我们发现大企业就是大企业(见图),我们可以看出,大企业是一个叠罗汉,做大一个企业的过程就是一个叠罗汉的过程,你能不能到最高的一层。你想站在最上面,你要认识到,你能否站住,能够站多久,如果最下层的工夫不好,他腿软,一颤抖,你就有可能要掉下来了,当然我们知道,越到下层越要你的力气强,因为你的肩膀上要顶着很多人,越到上面,你的平衡力要强。我们的大企业就是能站在很多的企业上面的企业。

   当然大企业有很多的形态,像是这样叠罗汉的,但是和刚才的不一样,在这种方式中,可以表现为通用汽车、IBM、福特汽车,都是这样的大企业,站在众多的中小企业之上,像思科公司,他是不参加任何的设备的,他所有的设备都是从别人进来的,都是他的配套的企业来生产的,但是这样一个叠罗汉更类似于我们看到的因特尔,他一个人能够支撑起来众多的企业,那么当然,也有更简单的叠罗汉,

   我们讲,一个企业,一个大的、强的企业可能更类似于这样,除了你直接站在他的肩膀上的企业,还有更多的配套的相关企业在支撑你。

   回过头来,如果大家用这样一个简单的模式来理解大企业,我们看价值链是怎么分配的。(见图)这是大的价值链的话,四层,每一层拿到的价值是四分之一,就意味着站在最高一层的人拿到的是一的话,下面是二分之一,第三层是三分之一,第四层是四分之一,这是价值链的基本的分配。也就是说如果站在最上层的企业他的利润率是20%的话,站在最底层的企业的利润率只有5%,在国际价值链当中,我们中国的企业大部分是站在最低或者是第二层。我们知道,杭州的鲁冠球创办了万象集团,他们生产的汽车配件在国际上二级供应商都算不上,可能只是三级、四级,你所生产的零部件是给生产零部件的企业供应零部件,或者更低一层,那你的利润是非常低的。但是大部分的中国企业还没有达到第二层。

   这是我们知道的价值链的基本分配,现在要问问,凭什么你一个人拿了一,最低层只能拿四分之一,这就是我要讲的另一个概念,大企业是什么,实际上大企业是整个企业的包工头,我们知道,包工头这个概念在中国的名声不太好,是坑蒙拐骗的概念,实际上简单地说,大企业就是一个包工头,它是为所有下面的企业承担责任。我举一个比较简单的例子,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我们到商场买肉的话,我们不去问肉是哪儿来的,猪是怎么养的,吃了什么饲料,我们只相信商家,商家是什么,他对整个消费实行承包,后面有各种支撑,而屠宰场又分管养猪场,猪养的是没有问题的,而养猪场又回来关心饲料厂,生产的饲料是没有问题的,而对我们消费者只关心这个商场。我们作连锁店,就是社会的一个包工头。汽车也是这样,我们知道一部汽车有两万个零件,是几十家、上百家企业生产的,一级的供应商可能只有20家,二级的供应商可能有七八十家,上百家,对每一个买汽车的人,不去关心汽车的零部件是什么人生产的,不去关心汽车的材料是什么,只去关心卖给我汽车的,所有的责任由他们承担。总结就是利润来自于责任,因为站在上面这一层,要为所有下面的承担责任,所以他获得了利润。比如我们站在最上面的人,要为下面的九个人承担责任,下面九个人任何一个人犯了错误,产品有了问题,最上面的人承担责任。到了第二层,两个人为下面的七个人承担责任,第三层,三个人为下面的六个人承担责任,最下面一层,自己只为自己承担责任,所以你就不能赚钱。

   我们知道,我们社会当中最难找的人就是为病人承担责任的人,这样的人我们叫领导者,对企业也是这样,最难找的就是为其他的企业承担连带责任的一些企业,所以我们叫“一个产业的领导”,所以我希望,我们在座的每一位企业家,如果你想做大企业的话,你要知道,利润来自于责任,如果你没有能力承担责任,你不愿意承担责任,所以你就不可能有赚钱的机会。我要特别的强调,现在世界上兴起一个新的代理,我们叫价值链负责制,指什么,当你是一个汽车厂的时候,你不仅要承担汽车的责任,还要承担所有的零部件的企业是否符合社会的责任,比如这个厂的质量很好,成本很低,但是他雇佣了童工,造成了污染,那么你也要承担责任。

   去年有一个案例,麦当劳用过的油,他一般是用三遍之后就不用了,送去造肥皂,但是在送的过程中被人拿去炒菜,这对麦当劳没有任何影响,但是他要承担责任。

   比如给你提供零部件的企业,过去这个国家可能有种族歧视,那么你在社会上的整个盛誉也会首先大的影响。我们知道,南非革命之前,过去了很多美国的企业不能够从南非近原材料,为什么?因为南非有种族歧视,你在那儿进原材料就是帮助种族主义分子。

   要做好一个大企业,关键是我们怎么能够学会产业整合。可能包括技术的整合,你是不是建立一个技术的平台,使下面所有供应的人都按照这个平台给你提供产品,按照你的技术要求提供产品,它可能是一个市场的整合,你的品牌、你所有的客户是否都吸引到,你搞一个连锁店,如果北京哪怕十分之一的客户围绕着你,后面就会有一大堆的企业愿意跟你走,愿意让你踩在他的肩膀上。那么重要的一点就是供应链商业关系的整合。

   要做好供应链商业的整合,有几点非常重要:你自己受到是不是一个有效管理的企业,在你企业的内部,你的治理结构,你的管理方式、你的质量控制是否能够让消费者放心,仅仅这一点是不够的,你要涉及到和你合作的所有企业,给你供应零部件、原材料甚至所有的企业的合作关系,在这里我要特别强调,我们过去提企业之间的关系,经常说是买卖关系,其实一个真正的大企业,他和给他提供零部件企业的关系叫关系性和约,是一个非常稳定、非常长期的关系,比如在美国,最长的合同,一个发电厂和一个供煤的企业的合同是50年,而不是我需要部件、原材料就到市场上现买。

   我们知道,去年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给世界的原材料的价格造成的猛涨,为什么由于中国经济的增长就能够使得世界的原材料增长那么大的程度,不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到了那个程度,而是世界上百分之八、九十的材料都是长期供应,只有百分之一二十是现买,而我们就集中在这部分。虽然我们中国经济占世界的份额并不大,但是我们在这部分占的比例非常大,所以我们把世界原材料市场的价格大大推上去了。

   那么这些大的企业如何和供应商之间建立一个长期合作伙伴关系,这非常重要。这个问题依赖于一个外部环境,包括法律和社会规范,根据我刚才讲的意思,如果我们中国未来没有一个很好的外部环境,企业之间互不信任,我们要作大企业是不可能的,(见图)也许下面这个人很壮实,踩10个人没有问题,但是你踩着踩着他不让你踩了,他溜了,那么你就会掉下来。所以说企业能否做大,不仅仅是靠下面的企业能否生产高质量的产品,还在于你对他是否信任,如果不信任的话,你一定不能踩在他的肩膀上,而你是否信任他,要取决于很多的社会环境,如果法律对市场的和约没有有效的保护,我们签了一个长期的合同,到时候他发现有了一个短期的诱惑,他就不愿意把产品卖给你,而愿意卖给一个价钱高的人的话,这样你的企业就做不大了。

   我们还要强调社会规范,法律能够解决的问题不到20%,也许我说得太胆大,很多学法律的人一般对法律看得比较重,我要告诉你们,全世界最新的研究一般都是20%,我们远远高估了法律的力量,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维持正常的商业关系供应关系的我们都叫法律上不可执行的和约,是因为互相信赖,所以才交给你,而不是由于我交给你,你不完成订单的话,我会把你告到法庭上。所以我要提醒在座的每一位企业家,也可以说整个中国的企业家都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怎么能够通过我们商界自己的努力,建立一个很好的信任关系,建立起我们商业很好的行为规范,在这儿我提供这几句话,其实建立一个很好的商业关系也不难。朋友的朋友是朋友,朋友的敌人是敌人,敌人的朋友是敌人,记住这三句话,如果你们记住这一句话,很好的商业关系就能建立起来。

   第一句话,朋友的朋友是朋友,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另一个人与他的合作关系也好,他也是你的朋友,你就不应该欺骗他。

   第二句话,朋友的敌人是敌人,如果你的朋友被人欺骗了,这个人是你的敌人,你就应该果断地中断和他的关系,作为对他的惩罚。

   第三句话,敌人的朋友是敌人,有人骗你了,但是有另一个人仍然愿意和他作生意,比如一个人从你这里跳槽了,另一个人把他雇走了,记住,雇他的人就是你的敌人。记住,所有欺骗过你的合作伙伴的人都是你的敌人,你应该惩罚他,不和他合作。

   所以说,记住这三句话,建立一个合作的关系也不难,如果所有的中国企业家都记住这三句话,按照这三句话去行为,中国商场的信任就可以建立起来,我们就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商业环境,我们才能够做一个大企业。

   问题是,谁来领导未来的中国企业?有几种办法,让外国的企业来领导中国的未来企业成不成?这个势头非常强,我个人一直在呼吁,最近有两个银行要上市了,一说到战略投资者就是外国人,外国人才能当我们的战略投资者,怎么能把这么大的企业交给民营投资者,民营投资者有钱吗?错了,如果中国的企业要发展,就应该耵着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让他们来投资,当然一开始中国的民营企业进入的时候,可能没有太多的钱,没关系,我的意见是我们应该把最好的资本投入到我们的企业,让外国人来给我们打工,让外国的优秀的管理者给我们当一个独立的董事,我们付薪酬的人,每年付他10万美金,让他干一个月的活。你们应该知道,外国人在这方面比我们占有优势,他特别讲究合理报酬,一旦他拿到钱了,他会干得特别的认真,我们中国人很多人做不到,拿了钱不干活,外国人拿了钱一定会干好活。所以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利用外国人改造我们的银行,也可以推而广之,我们为什么需要那么多的垄断性的或者是近似于垄断性的企业卖给外国人呢,这个当然是过去了。

   就像我刚才讲的,一个国家像一个人一样,并不是有钱就行了。我们知道,说不好听一点,妓女的钱很多,但是她有地位吗?没有,国家也是一样,不是有钱了就有国际地位的。

   所以我想,我们中国的企业有这个责任来领导、主导未来中国的经济,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要有一个基本的思维。我再预测未来的中国,也许十年只有,真正称得上社会的总承包商的只有一千到两千家,下面可能有三四万家是一级承包商,二十几万家是二级承包商,几百万家是三、四级承包商,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你们想想,你们有没有能力、有没有愿望站在第一层,如果没有,那你宁可站在第二、第三、甚至最底层,我算了一下,我们中国的企业家真正有能力站在第一层的并不多,更多的可能是站在下层。比如我们的物美,号称是第一层,但是如果站不好的话,可能就会掉下来,但是我相信你有能力做到站在第一层。要做到这一点,有两个方面的工作要做,第一,我刚才讲的纵向的整合,我们所有的在座的企业信站在第一层的,你的所有的供应链条和你的关系,如何建立一种长期的、互利的合作关系,如果你今天买的东西质量和你明天买的不一样的话,你早晚会垮掉的。还有一点,横向的整合,我们很多的企业都在这里,但是真正有能力作大的企业并不多。所以大家是否想一下是否需要横向的兼并一下,有很多的网站,我不知道,是否网站真的需要兼并。还有软件,我们有几千家软件企业,能有几个真正的生存下来?很难。在座的企业如果你们两家能变成一家,甚至五、六家变成一家的话,那你可能就有了生存的机会。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可能就会垮掉。

   比如吉利和华诚,如果他们合并的话,也许在未来的世界汽车市场上有他们的地位,如果他们都在单打独斗,或者是没有和上游链条建立和好的合作关系,那他们的未来很难说。

   这也是中国未来的企业家都面临的问题,如果你想作中国未来企业家的领袖,那你就要很好的思考这个问题。

   谢谢大家。

  (编者注:以上内容均为现场整理,未经演讲人审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