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浏览 >

问:图书馆的知识在哪里?

收藏 时间:2009-12-27 来源:查看 收藏:pi 阅读:332 标签:一个  图书馆  他们  什么  因为  读者  
“我也一直认为图书馆是知识的海洋,是一个查阅资料的良好去处,是一个让人尊敬的雅致之地,是充满书香的神圣之地,可是现在这个图书馆,它公然提供盗版书籍,辱没读者的灵魂,是谁让这样一个公益事业成了一种读者的负累,让我们对知识的那份虔诚,变得很无奈。” 办了个图书馆的借书证和阅览证,本想好好的看看书,读读报,让空虚的心灵能有东西填补。费用不贵,真的不贵,借书证四十,含押金三十,阅览证十元,本来以为可以看一年,可到年底就统一到期了,上次在新华书店读书俱乐部办了证,是整整

 

     我也一直认为图书馆是知识的海洋,是一个查阅资料的良好去处,是一个让人尊敬的雅致之地,是充满书香的神圣之地,可是现在这个图书馆,它公然提供盗版书籍,辱没读者的灵魂,是谁让这样一个公益事业成了一种读者的负累,让我们对知识的那份虔诚,变得很无奈。”  

        办了个图书馆的借书证和阅览证,本想好好的看看书,读读报,让空虚的心灵能有东西填补。费用不贵,真的不贵,借书证四十,含押金三十,阅览证十元,本来以为可以看一年,可到年底就统一到期了,上次在新华书店读书俱乐部办了证,是整整一年的时间。

        图书馆内办好了证,我看了自己的编号:056,原来来馆的人并不与所期望的同样的多,所以有点失望,不大不小的图书馆冷清如山谷幽林,图书馆是是事业单位,国家所有,对外开放是为人们做一点公益事业,然而门可罗雀的现状不能不反映出一个事实:这个城市的人们都不爱读书吗?否,我曾在读书俱乐部里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甚至觉得那里人多得不适合安静的阅读,那会是因为什么呢,从外仔细观看,每个架都满满的整齐的摆着非常破旧的书,当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书的破旧证明它是被很多人都阅读过,很多人阅读过,说明它虽然不能肯定是本好说,至少也是一本符合大众的可看之书,原因究竟在哪里?我不再思考,先借书再说,选择了两本书,因为打听好了,一般的书一次可以借两本,言情小说可以一次借三本,期限没有。好象借书的环境比较宽松。

        正觉得一切都好的时候,突然发现问题,首先,工作人员态度不好,他们是国家的人,不会因为效益问题影响工职和升迁,所以他们的心里,绝对不承认顾客是上帝的理念,这只是个小问题,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脸色而影响自己的看书的心情,那样太不值了,然而问题再次呈现,读者必须在阁着玻璃的外层站着,只能看见书名,选择了书名就必须选择那一本书,她不会让你进去自己随意选择,也不会往返很多次给你调换,不管内容是否对路,也必须借,想起一个笑话:在一所大学里面大三的学生快要考试了。一位学生苦苦的复习了一个月,到了考试那天 教授却提了一个鸟笼子而且上面罩了一层黑布,只露了两条鸟腿在外面。教授坐下来后,笑眯眯的对大家说:“这就是今天的考试,只要你们猜出这里面的是什么鸟然后写在试卷上面交上来的话,那你们就算过关了!”同学们都愣了眼睛直楞楞的瞪着鸟笼子,没有一个人回答。这是候一个学生交卷了。教授一看,上面什么也没有写,就连最基本的名字都没有写,教授气愤的说:“你叫什么?”那位学生推了推眼镜沉默的拉起两条裤腿,露出两条毛腿问:“你猜猜我是谁?” 。

       希里糊涂的借了两本书,一本《妇女研究》,巴尔扎克的,本以为是一本哲理性的书,最后发现是他的中篇小说集,这不能怪谁,只能说我的学识太浅薄,否则决无可能将伟人的著作理解错误。然而我希望自己能够有改正错误的机会,可看到工作人员冷若冰霜的脸,不由的有些怯意。只好做放弃处理。另一本拿到手时,更是倒吸了一口气,纯粹是一本盗版,书质其差,错误百出。哎呀,真是便宜没好货。我像哑巴吃了黄连一样,将书塞进包里,走出了地下室般冷清的图书馆。第二天下午,我决定去换书,因为我实在不能将它们的阅读工作进行下去,而且我想,他们是轮班制,我不会那么好运气碰到同一个人,刚到图书馆,发现寂静的山谷有了人声,进去一看,原来是工作人员们相互交谈,仔细一听,原来是省里要来检查。一个说:“这么多工作,一个星期怎么能搞完呢?”。一个说:“那没有办法,要来检查了,闭馆也要先把书号整理好!”我一听,完了,我才办好证不到两天,又遭遇闭馆了。太亏了。

        正想着,里面有人问我:“借书吧?快点,本来我准备闭馆了,你赶紧吧!”我不知死活的紧问一句:“来检查,不正好要开放给他们看吗?”,她不耐烦的说:“他们又不是来检查这个的,只是来查查书号和书是否对应,书籍是否齐全。”。我又问:“那他们多久查一次,一年?”,她不屑的说:“三年一次,查的太紧了,这么大的工作量,谁给他做去,”接着她又很愤慨的说:“而且还要出钱请他们吃住,开销很大呢?”,我笑笑试着缓解气氛:“三年一次,多好,做这一次累一点也不要紧嘛!”,她怨怨的说:“你不知道这书有多少,借呀,还呀,很多都弄乱了,整理起来工作量,那是太大了。”,我心想为什么一开始不把它们放在本来的位置,这里光顾的人也不多,日工作量应该不大。我一边找书,她一边在强调:“确定了就拿走,不要再换了,拿出来了,再放回原位就难了。”我想她为什么不像大学一样搞些木块编号来进行查找,我没敢建议,她们都是一群养尊处优的高姿态的人,最后我问了一句有关切身利益的话:“那什么时候开馆?”。她很爽快的回答:“六月份吧,等检查团走了以后,那时候书就可以随便放了。”原来如此。

        我依旧借了两本书,一本《张爱玲 苏青散文精粹》,一本小说,阿来著《尘埃落定》,前者依然是一本盗版书,后者更大的问题,根本是一本读者的书。先生说这些书恐怕是他们从收破烂者的手中一元一斤买来的吧。

       我记得在我读大学的城市里,办证还需要有本市身份证。里面的书籍多如牛毛,书都很干净,很有秩序,各种年龄层都有人来阅读,借书。我也一直认为图书馆是知识的海洋,是一个查阅资料的良好去处,是一个让人尊敬的雅致之地,是充满书香的神圣之地,可是现在这个图书馆,它公然提供盗版书籍,辱没读者的灵魂,是谁让这样一个公益事业成了一种读者的负累,让我们对知识的那份虔诚,变得很无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你还没登录,请先登录后再来评论!
推荐内容
新知先觉